青昭^

小学生写手一枚,经常在开封灵契和银魂圈出没。
Q:3309467750
欢迎来搞事情ヽ(゚∀゚)ノ

【腾范】赎
超级辣鸡……
我可能已经废了(。)
小可爱  @江桁。 的点文

【银土】关于长发
  坂田银时明白,他们想要的,是所有人都在的未来。

好的!今天要码藤范文了ヽ(゚∀゚)ノ

【银土】真选组是不是没钱了竟然让副长跳舞(上)

注意:
不可避免的ooc
炒鸡短小
面前银时才出场

“十四,听我说……”

  “为什么我要去啊!近藤老大,为什么真选组要做这种事情啊!”

  “土方先生,为了真选组,只能牺牲你了。所以不要反抗了~”

  “喂喂,总悟!近藤老大!……”

  让我们回到五分钟前——

  “十四啊,”近藤和总悟坐在土方的房间里,近藤本悠闲地喝着茶,突然就开口喊他:“因为真选组的反响实在不太好,所以……所以上头想要我们去街上办一些小活动。”

  “嗯?什么活动?”土方放下茶杯,杯里还剩不到一半的茶因为震动泛起涟漪,茶叶缓缓旋转。

  近藤心虚地挠挠自己的后颈,暗栗色的眼睛不自在地往别处看:“啊那个……跳舞啦跳舞……”

  “哈?!这跟真选组的反响有什么关系啊!”土方怒了,那表情完全就是“你在逗我”的样子。他搞不明白老爹为什么要这样,虽然也没做过什么正常的事。

  本来还带着红色眼罩爬在木桌上睡觉的总悟,听见组织活动也来了兴趣,摘掉眼罩,一双红色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鬼点子。
  “近藤老大,带我一个呗。”

  总悟想了想,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睁大眼睛看着近藤。近藤勋顿时觉得有无数看不见的星星往他身上砸,还有一些小的调皮地在他耳朵旁边不停地念叨:“答应啊答应啊——”

  果然这种可爱的孩子最没有抵抗力了。

  “啊……但是十四……”

  “没关系没关系,由我来好了~”总悟笑着站起身,脸上笑得像纯洁善良的天使,周围却散发着肉眼可见的S气息,还是抖的那种。

  接着就有了刚开始的场景(。)

  “总悟!不要拉我出去!你这是给我穿的什么鬼衣服啊!!”

  “土方先生,我觉得挺合适的啊~”

  组里的人在外面坐着,听见里面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他们也是听说了近藤要让土方副长去跳舞的信息,一个个都特别激动,表示想看看副长的样子,哪怕一眼也此生无憾了,主要是这么霸气又充满了禁欲气息的副长难得有这种“释放自我”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的吧。

  “喂喂!”总悟微笑着把土方连拖带拽地从房间里拖出来。真选组的人正痴痴地想着,听见这声音,都顺着声音望去,眼睛却被定住了。

  “喔——”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副长。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服装,土方把头垂着,V字刘海脸上的表情遮住,衣服很长,衣袖也长很多,袖口是像羽毛状的,除了衣袖和衣边是纯白色的,其他地方几乎都是黑色,头上还侧戴着一个黑白的面具。啊啊,总得来说,土方现在就像只展翅欲飞的大鸟,要是把手微微抬起来就更像了。

  总悟和土方的衣服款式是一样的,但是衣服大部分都是暗暗的栗色,面具变成了酒红色的。【脑补一下,看起来像只麻雀?(被打/】

  “副长好美!”

  “闭嘴啊你!是帅,是帅!”

  “这套衣服看起来很适合副长和队长啊。”

  “我觉得我此生无憾了……”

  近藤一脸欣慰,手搭上土方的肩,大笑:“十四,很适合你啊!哈哈哈!”

  下面的人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土方完全不敢把头抬起来。

  啊啊啊太羞耻了!为什么我要去干这种事啊!我身为鬼之副长的尊严没了啊没了啊!!!

  土方绝望地在内心咆哮。

  “呐呐土方混蛋,你到是抬头啊,难道要钻到地里里当个鸵鸟?”

  “鸵鸟你妹啊!”土方果不其然抬起头向总悟怒吼,脸还因为害羞有些粉红,还好真选组的人没发现。

  “喔喔出发了出发了——”

  “喂你们别推我啊混蛋!”

  一路上拉拉扯扯,还没找好地方,土方却一不留神撞到了人。他反应过来,赶紧说了声“不好意思”。

  “唉,是多串君吗?”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他疑惑地抬头,看见那个最不想碰见的人:“谁是多串啊,怎么是你?”语气里压抑着满满的不爽。

  “穿这身奇奇怪怪的衣服要去哪里?”银时转来转去,好奇地打量他。

  “跳舞啊……他们非让我和总悟去……”

  “真选组是没钱了让你和总一郎君上街卖艺吗?顺便加我一个。”

  “哈?”

  毕竟,他也想再有一次,上次和他跳舞的感觉。

【鼠猫】喵喵喵你到底在喵什么啊喂!

陷空岛白x猫妖展

肯定的ooc(。)

@江湖骗子汪小才   @D.mer一一  的点文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白五爷又从陷空岛偷偷溜了出来,来到了开封。

  他早就想过来玩玩了,奈何家里四位兄长大人任他怎么闹死活不让他去。这次趁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又是坐船,又是坐马车,还迷路了好几天,才好不容易到了开封。

  “这次,五爷我一定要开开心心地好好玩玩!”





  “这路……怎么走来着?”

  好吧,看够了大小街市的白五爷准备去山里逛逛,却很不巧地遇到了即将到来的特大暴雨,而且还很不幸地迷了路。

  白玉堂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夹杂着沙子的风就猛地吹到他的脸上,密密麻麻的风沙像针扎似得,还生疼。一旁的树被刮得东倒西歪,翠绿的树叶落下许多。风还在一股脑地吹着,头顶上已经积满了黑沉沉的乌云,这是暴雨前的征兆。

  “这这这……”白玉堂彻底慌了神,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干干净净的白衣染上泥巴“这可如何是好……”

  “喵——”

  哪来的猫叫声?白玉堂顺着猫叫望去,发现就在不远处,有一座红屋顶的庙,应该还可以避避雨。





  “喵~”

  白玉堂慌里慌张地跑进去之后,外面就开始下起暴雨,接着就看见一只黑猫正在伸懒腰,没有丝毫没外面的电闪雷鸣给吓到,反而还懒懒地叫了一声,似乎在迎接白玉堂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喵……喵喵喵……喵喵……”

  白玉堂是不讨厌动物的,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只黑猫一直不停的叫,但是也没得选了。他慢慢走到一个角落里,盘腿坐下来,看着外面俞下俞大的雨。

  “这雨到底什么时候才下完啊……”

  “喵喵喵——”

  一旁的黑猫走过来,蹭蹭他的腿,之后有走进白玉堂的腿间,蜷成小小的一团。

  “喂喂,你干嘛!”

  “喵~~”

  你到底在喵什么啊喂!

  白玉堂有些崩溃,看这小猫孤孤单单的,也放弃了抱他下去的想法,无奈地让它继续蜷在腿间睡觉。

  外面天已经快黑尽了,白玉堂看看雨势,又看看滑滑的泥路,想着就在这里过宿一晚的想法,靠着身后的墙,慢慢入睡了。





  “唔……”第一缕金色的阳光照在白玉堂的白衣上,暖暖的感觉让他醒来。

  雨已经停了,清爽的微风吹来,有着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揉揉迷迷糊糊的眼睛,本想伸伸腿,结果却感觉腿上好像更重了。

  他定睛一看,却惊讶地发现腿间已经不是昨天那只小黑猫,而是一个有着一头漆黑的头发,身穿蓝衫的男子舒舒服服得躺在他的腿上。

  “……”白玉堂被吓到了,愣在原地。

  “嗯……”

  腿间那人也醒过来,用手揉揉眼睛,还小小地砸吧嘴。

  “你你……你到底是谁?”白玉堂不敢有任何动作,小心翼翼地问他。

  “我?”展昭清醒过来,深蓝的眸子想幽幽的水潭,盯着白玉堂金色瞳孔:“如你所见,我是只猫妖。”

  猫妖?猫=妖精,不是,妖精=猫?不对不对……猫毛=妖精?

  “我叫展昭,修行千年才得变成人形,不是你想的那样啦。”那人无语地看着他。

  “哦……我叫白玉堂。”这只猫妖还蛮好看的。

  “你不怕我?”

  “我不讨厌这些啊,而且……你好像长得挺不错?”

  “嗯,我觉得比你乍一看没上色似得要好。”

  “白衣服惹你了吗?!”

  我收回刚才的话,这只猫我一点也不喜欢!





  “饿了吗,想吃什么?”白玉堂看着高高的太阳,想必已经中午了。

  “……鱼。”

  也对,毕竟猫这种动物喜欢吃鱼。

  白玉堂起身,走出了庙。

  展昭无聊地在庙里坐着,手上拿着一根枯树枝在地上画来画去,时不时往门外看看翩翩起舞的蝴蝶和叽叽喳喳的小鸟。

  好想……去抓。

  展昭有点蠢蠢欲动。

  不一会儿白玉堂就回来了,手上抓着两条滑溜溜的大鱼,脸上带着笑意,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展昭死死地盯住白玉堂手上的鱼,不禁吞吞口水。

  白玉堂点燃柴火堆,在两旁竖起树枝,把鱼穿起来放在树枝上烤,没过多久,鱼就冒出了香味,展昭已经两眼放光了。

  白玉堂瞥见他那样子,忍不住勾起嘴角,这猫儿还真可爱。

  待鱼烤熟,白玉堂拿起其中一条香喷喷的烤鱼,吹吹,递给展昭:“给,小心烫。”

   “嗯嗯。”展昭迫不及待地拿在手里,猛地咬了一口,却还是很不幸地烫到的舌头,他松开嘴,吐出粉红的舌头想让它恢复。

  “傻猫,都告诉你别烫到了。”白玉堂笑着看他又张嘴咬了一口鱼,告诉他慢点吃。

  白玉堂看他那样子,不禁笑出声,盯着他,连鱼都忘了吃。

  “你不吃吗,看我干嘛?”展昭看见白玉堂盯着他,问道。

  “啊没事,鱼烫我一会儿吃。”

  白玉堂见被他发现了,赶紧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脸和耳朵却泛起潮红。

 



  展昭其实挺喜欢白玉堂的,他只是不说而已。

  就比如昨天晚上白玉堂被外面的雷声差点吓到,展昭就立刻感受到了,随即化作人形稍稍抱住他一会儿,待白玉堂眉目舒展开来才又躺在他腿上。

  在外修行多年,早已对电闪雷鸣这类事习惯了。这是他第一次安抚一个人。

  展昭每天都莫名地不安,心很慌,特别是在安静的时候,更能真切地感受到越来越不安的感觉。总觉得白玉堂有一股好闻的味道,让人不由自主就安心的味道。

  他虽然是只小小的猫妖,却也是有解不开的心结。
 





  “想离开这吗?”展昭看似不经意地问白玉堂。

  “……”白玉堂沉默一会儿,还是说:“想。”

  “我带你离开,我知道路。”展昭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叫上白玉堂,带他离开。

  他不想让白玉堂走,他总觉得这个人能解开心结。但是他能看得出,白玉堂是有家人要守护的,自己生来没有家人,又怎么可能能理解他?

  一直把白玉堂带到开封城,展昭才准备离开。

  “等等!”有人抓住他的手,他疑惑地回头,看见白玉堂正站在身后。

  “怎么了……”

  “跟我走吧。”

  “?!”展昭有些难以置信,他不知道白玉堂为何这样做,但是心里却有一丝丝喜悦。

  “跟我在一起,我以后就是你的家人,你不会孤孤单单,无依无靠。”原来他早就看出我没有家人了。

  “好。”

  我愿意和你一起,慢慢解开我的心结。

【银桑生贺】论生日礼物

不可避免的小小ooc

第一次写银土可能不是很全面

给阿银的生日祝福

银桑,生日快乐!

——————————————
“坂田银时,生日快乐。”

“银桑生日快乐啊!”

“老板生日快乐!”

  在10月10日这天,不同的地方,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向坂田银时发出了生日祝福。

  “银时,生日快乐。”

  土方十四郎拿出被身体捂热的手机,微微冰凉的手快速输入了几个字。这次他难得没有用上“天然卷”“混蛋”之类的词,平静地发出了信息。

  万事屋的一伙人正开开心心地开着生日party,浓浓的幸福感好像快要漫出来,坂田银时脸上沾了奶油,笑得像个孩子。

  此时此刻真选组却在刮着冷风的万事屋范围外监视着大人的一举一动。他们自然是想要去万事屋,给银时过一个快乐的生日的,可以却不得不在外面工作。

  为了江户的安全。

  土方从口袋里取出一根烟,衔在稍稍发白的嘴唇上,掏出打火机点燃,接着猛地吐出了一口白色的烟雾,弥漫在身体周围。

  他们现在都迫切地想去到温暖的万事屋,离开这个寒冷的地方。

  敌人开始行动,走出了屋子。

  “近藤老大,他们出来了。”

  终于,要结束了。







  对方人很多,但真选组也不是吹的。土方一脚踢过去,一个人应声倒地。从头到尾他连刀柄都没有碰过,直到遇到了对面的头头。

  他脱下外套,因为不希望银时看见他的伤,右手握住刀柄,随时都会抽出来。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容小视,自己必须要小心谨慎。

  他还要去万事屋。








  土方十四郎大干了一场,真选组大获全胜,除了身上有深深浅浅的伤痕其他都并无大碍,都只是消消毒,稍微包扎了一下。

  土方重新穿上外套,完全掩盖了伤。该走的都走了,剩下土方,总悟,近藤和山崎这几个出发去真选组。

  黑色的背影在大街上清晰可见,他们都挺直了身子,从不垮下。

  就像江户的笔直的桥梁一样。








  “万事屋——”

  “来了来了!”

  银时笑着,小跑着去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抽着烟的土方十四郎,他不耐烦得说着:“怎么这么慢。例行检查。”

  “唉唉难道不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吗。”银时微笑,侧身让出了路。

  “谁给你这个混蛋过生日啊。”土方扔掉烟,慢悠悠走进屋子。身后的三人早已迫不及待,直接从他旁边冲了进去。

  “唉——”银时斜眼看他:“可我看见你发的信息了哦~写的是‘生日快乐’吧……”

  土方极力掩饰着脸上的红晕,小声嘀咕:“啊啊没错……”

  “所以,礼物呢。”

  “没有。”

  “喂喂谁信你啊快给我!”

  “啧……好……好了。给,巧克力……”

  土方拿出外衣口袋里的草莓巧克力,扔给银时。银时稳稳接住,撕开粉红色的包装,一边吃,一边招呼着:“蛋黄酱快进来吧~站在那不冷啊。”

  “哼。”







  定春咬住了总悟的头,神乐在旁边拍手叫好,新八则慌乱地大叫让定春松开。

  另一边银时和土方在外面坐着,欣赏深蓝天空中的明黄色的圆月。

  其他人心有灵犀,知道他俩要单独相处,自觉地不去那里做比月亮还亮的电灯泡。

  “多串君受伤了吧。”银时若无其事地往嘴里扔了一颗巧克力。

  柔滑的巧克力与甜甜的草莓结合在一起,很好吃。
  “你怎么……”

  “说到底我也是曾经的白夜叉啊,看出这些不奇怪的吧。所以你这么这么不小心啊?”银时转过身,快速扒下他的外套,看见了白色的纱布一圈一圈缠着土方的手脚上。银时微微皱起眉。

  “做过消毒了,小事儿。”

  “你这样子银桑我很心疼呢。”

  “喂说什么呢你!”

  “啊是啦是啦,鬼之副长受了这点伤没什么的~你是这样想的吧?”

  “你个天然卷!……唔!”活还没说完,土方就被狠狠堵住了嘴。

  有草莓巧克力的味道。

  “所以,最后一颗巧克力就给你吧。甜不甜?”银时笑着问他,像只偷了腥的狐狸。

  “耍什么流氓……”土方别过头,结结巴巴道。

  “耍流氓也只对你一个人~”银时笑得痞气,双手拖起土方的头。

  “现在再给我真正的‘生日礼物’吧……”







  啊啊,今晚的月亮真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土方副长也来凑热闹,还有人趁机占便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鼠猫】【副包策】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下)

完结了完结了啊!(可能会有包策版)

说真的我都忘了还有这个系列了(´・ω・`)

可能会有ooc!
————————————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宿舍里有这么多人!?

  白玉堂战战兢兢地站在宿舍里,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们。

  他不敢去看江子云。

  因为江子云笑眯眯地看着他。

  完全就是不怀好意好吗?!

  “白同学,不要紧张,我们是来让你帮忙个事情的。”江子云眯着眼,看着已经有着细细冷汗的白玉堂。
 





  听包拯在他耳边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自己又艰难地理解了一下,白玉堂终于懂了。

  他先是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有震惊地看着包拯,指着床上的展昭,吼:“所以这个人跟我有关系?!不可能吧不可能吧!”

  “小子你理解能力不错嘛~”

  不错你个大头鬼啊!

  “你只要乖乖地听我们的话,帮展昭走出梦境,绝对不会伤到分毫。”公孙策扶了一下眼睛。

  “好好好好的……”

  看见公孙策眼里威胁的情绪,白玉堂怂了。

  “那就请白同学去展昭身边躺躺下吧。”江子云起身,摆出一个“请”的手势。

  “哈,我怎么还要……”

  “嗯?”

  惹不起惹不起。






  白玉堂在江子云的催眠下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是哪?”

  白玉堂茫然地看着四周。

  到处都是废墟,风吹起地上的黄沙,某些地方有着点点血迹,很显然大战过。远远地可以看见,有一个身穿深蓝衣服的男人正半跪在地上,双手不知疲倦地挖着废墟。

  自己的衣服也变成了全白,只不过柔软轻盈,应该是古时的衣服。

  “展,展昭?”白玉堂走上前,小心翼翼地碰碰展昭的肩膀,哪知展昭毫无反应。

  “喂喂,我是白玉堂啊。”

  “白……玉堂?”展昭停下了动作,缓缓站起来。
  白玉堂不耐烦道:“是我,你到底怎么了?”

  展昭渐渐恢复了意识,转过身来,却把白玉堂吓了一跳。他深蓝眸子里有着说不清的情绪,含着泪水,然后抱住了白玉堂。

  “你……”白玉堂一惊,心脏一抽,脑子里突然涌现出许多记忆,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却还是看得清楚。

  那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

  他叫白玉堂,陷空岛少主,人称锦毛鼠,有四个哥哥,分别是卢方,韩彰,徐庆,蒋平,在江湖上被称为五鼠又名五义,性子放荡不羁,喜酒,爱穿白衣,认识展昭。

  他叫展昭,开封府御前带刀护卫,有两个上司,包拯和公孙策,被皇帝封为御猫,性子温和平静,爱行侠仗义,爱吃鱼,平时爱穿官服或者蓝衫,认识白玉堂。

  “白玉堂……你……”展昭抱的更紧了。

  “傻猫,我这不是在吗。”白玉堂的声音一下子温柔许多,紧紧抱住展昭:“我啊,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就算错过了不知道多少个上辈子,可我终究还是遇见你。

  “走吧,一起回去。展小猫,关于记忆的事千万不能告诉他们。”

 
  “让包拯他们自己去找回来吧。”






  白玉堂缓缓睁开眼睛,扭头,看见身边的展昭也睁开眼睛之后,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醒了!”先是庞籍惊喜的声音,然后就是一群人的嚷嚷。

  “展昭你没事吧,饿不饿,冷不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包拯最激动,直接扑上去一通问。

  “白玉堂,还是多谢你了。”公孙策露出感谢的表情。

  “没事没事,对五爷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五爷我先走了!”

  马上就要关门的时候,白玉堂忽然停下来。

  “展小猫,有什么事就来找五爷吧。再见。”白玉堂转过头,对上展昭的目光。

  “好。”

  这一眼,穿越万年。

【锦卢】挥之不去

小可爱@ @伟大的预言家空城城♪  的点文

不可避免的ooc

超短小啊qwq

第一次写锦卢做好心理准备

——————————————

  白发飞舞,鲜血流淌在他白皙的脸上,白衣染上血红,红得刺眼。

  金色的眸子充满无力和无奈。

  手慢慢抬起来,无力地碰了一下自己的脸,他笑了,使出最后一口气,说:

  “大哥,别哭。”

  短短的四个字耗尽了他的生命。

  手越来越冰,冰得刺骨。







  卢方从梦境中惊醒过来,大喘着气,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又是这个梦。

  他最近已经不止一次做过类似的梦了,不管他怎么挽救他,他到最后都死在他的怀里。

  白锦堂死在卢方的怀里。

  他知道白锦堂不可能活过来,就算在梦里救回来了,现实却无法改变。

  卢方擦去额头上细细的汗珠,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看外面已经露白的天空,缓缓起身想换上自己的青衣面具,却没有找到,取代的是一套白衣。

  无奈,他只好先将就着穿,竟然刚好合适,想着过一会儿再去找他的青衣。还好面具还在,他伸出手,把面具遮在半边脸上,掩盖住丑陋的伤疤。

  出门,呼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他看见白玉堂过来了。

  “大哥,你今天不对劲啊?怎么穿上白衣服了?唉,很像我哥的那套。”

  白玉堂仔细打量着他的一身白衣。

  “我的衣服找不到了,”他苦笑,指指身上的衣服“也无妨,先穿着吧。”

  卢方走进大厅,坐在木椅上品茶。满脑子都是那个画面,曾经的画面。他现在需要干些事来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却怎么也忘不掉。

  “哎,去看看锦堂吧。”无妨叹口气,轻轻放下杯子,起身去后山。








  卢方站在墓碑前,手里提着一壶酒。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白锦堂的影子。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盘腿坐下来,撕开封口,对着墓碑碰了碰,缓缓开口:“锦堂,大哥来看你了。”

  “今天我的青衣不见了,只好穿上这身白衣服。跟你的很像吧。”

  “我觉得自己好弱,无论是在有钱山庄还在哪里,我都不能保护你。”

  “玉堂他现在也有自己的路,交到展昭这么个知心朋友。”

  “你在那边要好好的啊。”

  卢方笑笑,端着酒就猛灌了一口。

  白锦堂,我好想你。









  一个一身白衣的男人站在通往陷空岛的渔船上,金色的眼睛含着说不清的情绪。

  “大哥……”

  “我回来了。”








  他曾活过啊……

  卢方竟就这么坐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白衣男人来到他的身后,轻轻抱住他。

  “锦堂……?”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生贺】展昭,生日快乐

9.30日,就在国庆节的前一天,你来了

小时候就听说过你的很多事迹

以至于长大了都还一直记得

有一个人称为御猫,他的名字叫展昭

超多民间传说

什么帮包大人判案,“御猫战五鼠”之类的

小时候听到这些就觉得

御猫展昭一定特别帅!

后来时间久了,也渐渐淡忘了

一直到5.19日开封奇谈播出那天

我又想起开封的一切,包括你

又想起小时候听到的故事

开封奇谈的你和民间传说虽然不一样

但是我更喜欢这里的你

爱吃鱼,武功高强,性子和善,见义勇为

这样的你特别可爱

所以,不管是你,还是开封的大家

我永远也不会忘的

我们会一直等着你们回来。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