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还辣鸡的小写手(。)

  我本人是很敏感的。

  但没什么人看出来,没见过我崩溃大哭的只觉得我高冷,坚强,对什么事都只是淡淡一笑,最多也就是骂几句脏话。

  这不是我,我没那个胆告诉他们:“我敏感也情绪化,从小到大都是个玻璃心,经常面上无所谓心里已经山崩地裂了,我很容易哭,也容易笑,我自卑厌学,性情凉薄,也算是个冷血动物。”我考差了会压抑着哭,被老师打骂会躲进被子里绝望地哭,和朋友冷战我会受不了疲惫地哭,宠物去世我也会哭,就连电影电视剧,剪辑的视频我也会看哭。

  不过应该也没人信,毕竟我一天天只要不生气不伤心我都是笑着的,在他们看来我应该乐观又阳光,有着大无畏的精神。

  我都没有,我不太注重自己的想法,我喜欢的所有人幸福我就能很开心,真的,或许能开心一辈子。

  我不喜欢我爸,他爱抽烟喝酒,然后发酒疯,他让我从小失望的够多了,我从初中开始就不对他抱有期望。

  问题是,我感受不到自己对父母的爱,我更多的似乎是喜欢和不喜欢。我被外婆外公带大,爷爷婆婆有些重男轻女,我心中的第一位是外婆,爷爷在最后。但说实话我现在有些讨厌,我讨厌一切不平等关系。

  是不是每个人到我这个时候,都会想走,离开所有人,独自一人闯荡天南海北,葬在向日葵下。


行吧,看我今晚能赶得出来不


评论吓一跳2333不删不删毕竟2000字……

不过好想写双关啊,白夜2什么时候播


【福华】相遇,相知,相爱(1)

°是论坛体的前传


°大学AU


°ooc预警


°微麦雷


°依旧是【如果没反响就删】


————————————


  当John·Watson提拉着自己的黑色行李箱,站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时,他已经累得满脸通红,直喘气了。


  也怪他行李多,自己的宿舍又偏偏在4楼,只能一咬牙拖着像装了砖的箱子一步步向楼上爬,只求能快点到407。John爬了一两层后看着自己的行李箱,心里恨不得直接把这玩意儿扔下自己跑了得了。


  他简单把宿舍收拾了一下,坐在靠右的床上无聊地玩玩手机,等了大约十分钟,另一个室友却是迟迟不到。John皱着眉,疑惑着在新生群里问了问,才知道这宿舍就他一个人。


  他差不多能够想象以后自己“孤苦伶仃”的生活了。


  『真的没人?』


  『真的没,John,407宿舍就只有你一个人住,千真万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惨了』


  『John你还是祈求有人换宿舍吧』


  他看了眼信息,嘀咕着“这都什么啊”,面对除了自己空无一人的宿舍叹了口气。


  可老天捉弄人,John刚收拾好一切,前脚踏出宿舍门,后脚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几声信息通知。他拿出来一看,全是Molly给他发的感叹号,他往上翻,才终于看见她给自己发的一条重要信息:


  『你要换宿舍了!!!!!』


  John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即使有一百个不愿意,他还是耐着性子给Molly回复:『和谁?哪个宿舍?』


  手机那边的女孩不知道怎么了,直到John快要打电话给她的时候才发来信息:『是Sherlock·Holmes!』


  他的目光停在这个名字上,总觉得似曾相识,想了好一会儿才回想起什么来。


  几年前大街上那个奇怪的男生!


  John一拍额头,不得不感叹所谓的缘分。









 

  John又匆匆忙忙收拾好行李,一股脑塞进行李箱,临走前停在407的门前,有点恋恋不舍地看了眼手指的钥匙,尽管他只住了两个小时都不到。 然后他拖着行李又走下楼,走到221宿舍前时,他真心觉得2楼比四楼好多了。


  还想着怎么开口,门开了,迎面是一个一头黑色卷发的男子,天蓝色的眼睛,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自己。


  “……你好,我是John·Watson。”John抬头看向这位比他高了半个头的人,因为对方的表情而有些忐忑不安。


  那人只是将门完全打开,两只手又插回兜里,看起来有些懒散,“你好,我是Sherlock·Holmes。”他的声音听起来冷漠又低沉,平静而没有丝毫起伏,要不是他向John微微挑了眉,别人听着都要认为这是台冷冰冰的机器了。


  “Holmes……”


  “叫我Sherlock就好,John。”Sherlock靠在衣柜门上,打断他的话。


  “好吧Sherlock,”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奈,“话说你是哪个系的?”


  他斜眼看了一眼,随即掏出手机,漫不经心地回答:“化学系。你是医学系对吧。”


  “你怎么……”


  “你的手指上有已经结痂的小伤口,是小刀造成的,”Sherlock收回手机,掏出一把钥匙扔给John,“初步判断是解剖刀,创可贴是医学生常用的那种,而且,”他用力吸了吸鼻子,补了一句:“最明显的就是你身上的消毒水味。”


  John手忙脚乱地接住他扔来的东西,是221宿舍的钥匙。“有,有吗?”听了Sherlock的分析,他扯着自己的外套,凑上去闻了闻,却没闻到什么。


  “你闻不到很正常,本人当然是习惯了的,味道也并不是很明显。只要别人不是仔细闻,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真厉害!”John惊奇地说,眼里满是崇拜和不可思议。


  Sherlock愣了一下,看着他难得笑了笑。“对了,我很有可能经常不在宿舍,刚才给你的钥匙一定要保管好,别把自己锁外面了。”


  John收拾好东西,然后困惑地问他:“为什么?”换宿舍这事就是你说的吧?


  “因为……很多原因,实验之类的东西。”他这句话听起来竟然有感到抱歉的意味。手机突然响了,Sherlock拿起接通电话,听不清说了什么,“我现在要走了,John,不过今晚我或许会回来。”


  “啊?……哦……”


  “再见,‘金发医生’。”


  Sherlock关上了宿舍门,而John听完他的道别足足愣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的话有些不对劲。“他真的就是几年前那个人啊!”


  他想起几年前,恍惚间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你看到过一个穿着黑色外套,头上戴着顶黑色帽子,看起来鬼鬼祟祟奇奇怪怪的人吗?”


  John走在回家的路上,正想着晚上吃什么,冷不丁突然窜出一个人,脸色微红,应该是刚刚跑过。“没有。”他看见对方天蓝色的眼睛,呆了一下,又回答。


  “噢又让他跑掉了!”男孩看起来懊恼极了,用力揉了揉自己那头黑色的卷发,又抬眼说:“……好吧,再见,这位‘金发医生’。”然后匆匆跑向密集的人群,John还没来得及问什么,那人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了。


  但他发现了地上的一个小玩意儿,好奇地捡起来一看,发现是个金属的手机挂件,是黑金色,造型看起来想一个迷你漂流瓶,但奇怪的是背面有凹凸不平的感觉。John翻过来,能隐隐约约看见刻了几个英文字母,他努力地看清它,读出了那个名字:“Sherlock……Holmes?”


  “看样子就是刚刚那人掉的吧,还挺好看的”他想着,回头看了眼人群,“有机会再还给他。”然后把挂件举在阳光下看了看,又塞回兜里,继续走了。


  “Greg。”Sherlock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向他挥手。


  “唉Sherlock,”Greg却只是注意到了他的手机,“你哥给你的那个手机挂件呢?就那个黑金色的。”


  “……我手机挂件去哪了?”


我靠我终于有新脑洞了!!!或许今天发

大学AU


难产了


……我总觉得有很多人都是因为我高产才粉我的,我一段时间不产粮,就会掉粉【Smoke】


  “哥,你让我多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自己照镜子不一样?”关宏峰一边整理着围巾,一边说。

  关宏宇本是瘫在沙发上,突然坐了起来,一只手托着下巴,两只眼直直地盯着他哥,“不一样,”他说,“你和我不一样。”


最近的天一事件搞得同人圈人心惶惶

担心自己的福华本

我真是……哎,想爆粗


发现自己明明是个重庆人,一骂人就喜欢用北京话……或许是觉得词在对方听来很阴阳怪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