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我求您点开:
这里青昭,辣鸡写手一枚
°沈易专业户
°常常混迹在开封奇谈,杀破狼,银魂圈
°开奇cp:包策,鼠猫,江庞,锦卢
°杀破狼cp:长顾,沈陈(沈顾也OK)
°银魂cp:银土,冲神……
°家有一只叫“蛋黄酱”的米熊w
°欢迎扩列QQ:3309467750
°请转载文章在评论留言

【盾冬】(论坛体学院AU)我感觉有人暗恋我

°ooc预警
°盾冬(会有其他cp出现如:锤基)
°漫威新人第一次发文多多指教_(:_」∠)_
————————————

1L 楼主 为了和平!!!
啊啊我最近总是觉得后面有人跟踪我,一开始以为是跟踪狂后来发现是我们班一个同学,怎么办我应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2L
不不不万一是跟踪狂呢?楼主小心啊
回复:啊但是我看见他脸红了……


3L
感觉莫名可爱【捂脸】楼主是每次都会发现他吗?看情况你应该没有表现出来吧xd


4L
都没有人暗恋我……哭


5L
楼上不哭抱抱_(:_」∠)_因为我也没有呜呜呜


6L
同道中人啊呜呜呜


7L.
单身狗聚集地


8L
而且从来没有恋爱过


9L
非常羡慕楼主了(´Д`)顺便暗恋你的同学是男是女?


10L
卧槽我才反应过来楼主没说男女啊……话说楼主是男是女啊???


11L 楼主 为了和平!!!
我是男生。


12L
那暗恋你的同学就是女生了。是女生就好办,找到她然后温柔地回答她x


13L
啊……我渴望妹子!



14L
楼上冷静


15L 楼主 为了和平!!!
等等等等我差点忘了说,暗恋我的也是个男生


16L
???


17L
???


18L
???


19L
???


20L
???我他妈


21L
这……这就是……


22L
天堂没错了,预计离友军到场还有1秒


23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竟然是男生!!!!楼主和小哥哥长什么样子!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



24L
我他妈有生之年!!!


25L
我要开启我的思维殿堂【bushi


26L
晕厥……


27L 楼主 为了和平!!!
大家别激动……他挺好看的,黑色的齐肩短发,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很强壮,和我身材差不多吧,平时在班里冷冷的,也就和两个姓奥丁的双胞胎男生说说话,对我好像也平平淡淡,我平时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啊


28L 楼主 为了和平!!!
至于我嘛,不是很想说……感觉那样很自恋。朋友叫我打篮球了,各位帮帮我啊


29L
脑补了一下,小哥哥真是太好看啦!!!


30L
可惜不知道楼主长什么样子



31L
脑补到了,噢真好看prprprpr



32L 我哥就是个大傻子
他的确是长这样的啦,话说他不和你聊天肯定是不好意思啊傻子


33L
?直觉告诉我楼上是知情人士


34L
啥_(:_」∠)_傻子兄弟你要干什么


35L
楼上什么鬼玩意?傻子兄弟我他妈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6L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7L
那明明就是骂他哥的吧结果他倒成傻子了吗: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8L
32楼我忽然好期待你哥长什么样子



39L 楼主 为了和平!!!
他哥情商是很低,但是没这么傻


40L 我哥就是个大傻子
而且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41L
果然认识吗


42L
楼主你扎心不


43L
这这这这是传说中的兄控吗_(:_」∠)_【怼人技能max】


44L
兄控是世界珍宝


45L
顺便有人注意到嘛emmm深夜了大家不准备睡了?楼主应该也睡了吧


46L
看了一下时间……卧槽凌晨了睡了睡了,我害怕猝死


47L
晚安各位


48L
晚安


49L
等一下都晚安了???有没有睡不着了小伙伴都来举个爪!


50L
这里呢大兄弟


51L
睡不着+1


52L
都是些夜猫子【虽然我也】


53L
为您报时现在是北京时间4:07,哥们还不睡觉等着猝死吗


54L
已经做好了熬夜准备


55L
人越来越少了……果然大家都撑不住了吗


56L



57L
早!!!!楼主呢_(:_」∠)_


58L
和同学唧唧我我?


59L 楼主 为了和平!!!
早。顺便我没有。


60L
莫名有点失望是怎么回事我


61L
同上


62L 楼主 为了和平!!!
今天星期天,我先去打篮球了,大家继续!顺便这件事我应该怎么办啊!!!


63L
都快忘了这是个求助帖了


64L
我也是……


65L 我哥就是个傻子
趁你们楼主不在,那我就大发慈悲给你们爆个照吧
楼主和他同学的
【Steve打篮球赢了之后的笑脸】
【吧唧趴在课桌上吃李子】


66L




67L
我的妈这俩真真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68L
长得好看的都去搞基了吗???让我们这些剩男剩女情何以堪_(:_」∠)_


69L
哇靠这个肌肉……这个笑容……楼主太好看了


70L
还有同学的眼睛……天蓝色的真的好像宝石一样啊!!!


71L
靠这个李子


72L
?楼上这两位这么好看你的关注点就是李子???


73L
蜜汁关注点
这里强烈支持楼主和同学在一起!!!



74L
我怎么觉得楼主对同学无感,毕竟同学只敢偷偷跟在后面,楼主好像也没有表示特别的好感。


75L
不是吧……


76L
真相了?

【熙华预告】当我们忘记彼此

°下篇文的预告
°熙华
°ooc慎入,预计下周周末开
——————————————
  “那个人……好熟悉的感觉。”


  “你是谁?”

  “你是谁。”
 

  “我是谁?”

  “我不知道,我是端木熙。”

  银色短发的男人冷冷得看着他,他感到一丝凉意,和心痛。


  “杨敬华,你还没有想起来吗?!!!”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

  耳边传来清脆的玻璃杯摔碎的声音,他感到无比的恐惧。

  “我是谁……?”他蹲下来抱住头,身体不住地颤抖,身后的男人早已离开,周围恢复了寂静,只能听见他颤抖的呼吸声。



  “是……你吗?我想起来没有,你想起来没有?”他眼里噙着泪水,头埋进了男人的怀里。

  繁华都市人来人往,欢笑声环抱着每一个人,他却只清晰地听见了这个人的话:

  “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
不要对我抱有期待!!!!可能会咕咕咕……

【他人视角的自己】关于我

  “颜溪,你没事吧?”

  “没……我没事。”

  我的朋友颜溪从我认识她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在早读的时候总是像霜打的茄子。这是不知道多少次的回答“我没事”了,我总觉得她一直都不太好。

  我看见她趴在冰凉的蓝色课桌上,停止了小声的读书,然后我微微听见她沉重的呼吸。

  我不知道怎么去关心她,所以保持沉默。

  她一直都是这样,看起来大大方方,似乎每时每刻都会有人和她聊天,但是,我知道在她做作业时,安静地吃饭时,看书时,还是改正卷子时,她会不由自主地想着负能量的事情。我不敢猜测,她的负能量有多坏,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真傻。”

  “去死好了。”

  “害怕上学。”

  “我好孤独。”

  “我好想回家。”

  “我该怎么办?”

  她每天都会有这样的碎碎念,声音刚好能让我听见,我能感受到她浑身上下一瞬间改变的气息。她让我有点害怕,我不知道她真正生气是怎么样的,她平时也发火,但是据她自己说的:“我其实都不是生气,我只是有一点点的烦躁,夸张地表达出来了而已。”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经常会有落寞的神情,像是有人伤害了她。其实并没有——至少现在没有,她的小学生活的确有不堪的往事。

  “要吃饼干吗?”我小声问她。“不了。”

  她拒绝得很干脆,我忽然想起来她有一次说:“我无法接受除了父母以外的人对我太好,我不习惯。”

  是这样的。我早已习惯她的生疏。

  她也并不是一直这么丧。我没告诉她,她笑起来很好看,没有酒窝,眼睛也不是一条缝,是那种开朗的,棕色眼睛大大的,可以看见洁白牙齿的笑容。
  她会给周围的人讲笑话,但是笑点很低,每次没讲完就自顾自的笑起来,我笑着说她笑点太低了,她说没办法。

  “有人向你表白过吗?”小女生之间的八卦总是这样,大家小声地叽叽喳喳谈论起来。

  “有,两次。”

  我意外地听见她的声音。我不是认为她不好看,是她实在太自卑,我以为她不会说出来。她怕别人嘲笑她,脸皮很薄,非常在意别人的目光。

  我不知道怎么说她好不好看,她有一头又多又长的接近深棕色的头发,瞳孔是深棕色,睫毛不长。我只知道我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不想看见她难过的样子了。

  她喜欢动物,家里有只仓鼠,喜欢乐器,也喜欢音乐,她正在自学竹笛,她进了腐圈,包策鼠猫锤基盾冬福华之类的都有,她在乐乎上发表同人文,她爱配音演员,爱警察这类职业,理智爱国,三观正,她性格热情善良,乐于助人,为人正直,有时候也会自暴自弃,但很快调整情绪,她小学被老师针对,这是她的结,我喜欢孤独,有时候讨厌,渴望朋友,有人吗?

  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六一快乐】【包策】【段】别地

“这两个人是2岁小孩吗?”

  公孙策站在开封府大门外,无奈地看着包拯和对门的庞少爷进行着每天必吵。

   场面不忍直视,感觉就俩小孩在你推我搡,或者形容为,两只小奶狗在争食。

  已是夜晚,街上游人众多,公孙策快要看不见他们了。他微眯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些,不料一眨眼,刚才还在吵架的人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不见踪影。

  当他慌忙寻找时,突然有一双温暖的手覆上他的眼睛。

  “先生,” 包拯在他耳边说:“带你去个地方,别走丢了。”

  公孙策感受到包拯护着他,慢慢挤开人群,不知要去哪里。街市的嘈杂声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远,似乎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看。” 包拯忽然,松开手,让公孙策看看他的前面。包拯看着他,笑着说:“先生觉得好看吗?”
  面前是被亮眼灯光照亮的天空,它被渲染成一半深黄,一半漆黑夹杂着深蓝 。向下看,是热闹繁华的街市,密密麻麻的人此时此刻在他眼里,就像无数只小蚂蚁。

  “喜欢吗。”

  “喜欢。”

【包拯个人向】5月28日

°包拯,字希仁,北宋官员,以清廉公正闻名于世。
——————————

“今天的天气,看起来很好啊。”清早起床的包拯抬头望望蔚蓝的天空,小声地自言自语。 他从不看日历,他每天都当成最后一天过。日历这种东西,就只有他查案时关注了。所以他浑然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也没人提起。

“先生。” 眼角出现一个天蓝色的人影,包拯转过头,笑嘻嘻地向公孙策打了个招呼。公孙策看见他有些意外,微微点头回应,缓缓走到他身边,语气里有些讶异:“大人今日竟起了?是有心事?”包拯向来不会这么早,毕竟府里安静无人,也就几个早起的衙役和公孙策经常在这时出现。至于展昭,一大早定不会在府中出现,多半悄悄从厨房拿了点吃的,就上街去了。

“没。今早莫名其妙就醒了,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起床一样。”包拯没在意他的语气,笑着回答。他今天心情很好,或许是天气的原因,他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很自然,整个人有一种温温和和,舒畅的感觉。他隐隐约约觉得脑子有什么,闭上眼寻找,却什么奇怪的也没有。

   太阳不知不觉冲破云层,慢慢出来了,金色的阳光照下来,包拯深紫的眼睛也微微闪着微弱的光芒。公孙策听见衙役们陆陆续续起床发出的“嘎吱”声,微微一笑:“这开封府又要热闹起来了。”

    
  包拯忽然觉得时间过得缓慢,比平时慢了许多,周围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慢慢的,柔和的,静静的。是时间慢了,还是心慢了?

  他额上的月牙忽然在闪光,微弱,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他脑子里闪过两个人,听见他们所说的同一句话。

   包拯忽的笑了,从内到外都无比放松,他猜到是谁在说话,却只是眯了眯眼,道:“这太阳,竟有些刺眼。先生走吧,张大妈应该已经做好早饭了。”便带着公孙策离开了。

   公孙策察觉到一瞬间微妙的气息,跟着包拯走时,他忽然看了看院里的池塘,淡淡说:“该到开莲花的季节了。”

  记得去年夏天,池塘洁白无暇的莲花亭亭玉立地开在碧绿荷叶间,像极了那个他。

【沈易个人向】

  “快了。”

  骑在马上的是沈易。他一头黑发被束了起来,随着马的摇晃微微摆动,一双明亮的眼睛里,仿佛有万千星辰,穿着轻甲,把浑身浓浓的书生气压了下去,竟有了一种在战场上撒热血的凌厉和干练,却依旧像一股清风袭来,使人眼前一亮。

   骑在马上的他屡屡头发,嘴角一勾,转身向后面整装待发的将士们挥手,清朗的嗓音扩散开来:“该走了,弟兄们!”然后回过头来,手一甩,两腿夹住马腹

  “驾!”

【感想】关于沈季平

写一个关于沈易的

  其实一开始皮皮的《杀破狼》我是特别特别喜欢顾帅!为什么后来又第一喜欢季平呢是因为他太好了w

  他重情重义,为顾昀做饭,煮药,后来又因为李丰的种种为自己和他跟战士们流眼泪。他们明明没有血缘关系,明明就只是一对从小到大的朋友,季平却有一种“我什么都可以为你付出”的感觉,这点真的很戳我心。

  季平大大方方,虽然唠唠叨叨的但是看得出他是为了朋友好。看起来浑身上下都有一股浓浓的书生气,但却是能文能武。本来是应该进翰林院,却是跟着顾帅顶着众人看神经病的目光进了灵枢。文能进翰林,武能安一方。表面上看着温温和和,关键时刻又有点凶巴巴的。

  沈易面对陈姑娘也是很可爱了,感觉说话也结结巴巴,脸都要涨红了,从老妈子突然就变成了仿佛不会说话的书生,硬着头皮向陈姑娘说话,真的好可爱啊hhh

  可能是我平时太孤单吧,感觉要是有季平这样的人做朋友就好幸福,每天听他唠唠叨叨也蛮有趣的。

  看看他多好啊,就是很喜欢他。

【鼠猫】对面的电脑结果是真人操作吗???

°设定:
角色:江湖侠士,和尚,射术师,刺客,精灵,江湖郎中【可更换】

武器和衣服自编请勿当真xd

°ooc预警

°给兽兽的生贺

————————————

  “嗯???”


  这是白玉堂在死了3次之后的一个带有极度疑惑和怒气的声音。


  他已经死了3次,还每次都是同一个人打死的。


  放大视角一看,对面那人还挺好看的:黑色长发入瀑布般垂到腰下,烟蓝的瞳孔神采奕奕,似有满天繁星,皮肤白白嫩嫩,身着一身蓝衫,腰间有一把古剑,白玉堂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依旧看不出到底是何方宝剑。


  “这样下去队友一定会骂死我的,打电脑都打不过岂不是毁了我一世英名?”白玉堂自言自语道,满脑子都是骚操作【bushi】,暗暗抓紧了鼠标。


  白玉堂的角色是一个江湖侠士,他喜欢白色,角色全身上下都是月光白,瞳孔金色,显得比对面那人的眼睛更具神采,细看眉间,有那么一股桀骜不羁的气息。


  他其实就是安照自己的样子捏的脸,已经尽量捏地很像了,当今社会科技发达,让他捏脸没有什么难度。


  “啊啊啊!终于打死了!哼敢惹小爷我?”在他坚持不懈地进行了前所未有的骚操作之后,对面那人终于趴在他面前,整个人一动不动。还在白玉堂沾沾自喜地时候。


  那个“电脑”在频道里说话了:


  “……我有这么难打么。”


  ???白玉堂的内心是崩溃的。


  你你你不是电脑自动操作吗??咋有人说话了而且我难道操作不好吗!!!


  所以他飞快地回了四个字个字:“你真人?”


  然后他觉得不够,又补了一句:“我操作不好吗!”


  结果对面的没回复他。


  【白玉堂生气了.jpg】


  他小宇宙爆发,和那个人打得不相上下,谁也没死,有人观战的话绝对会被他俩的技术吓到,那叫一个行云流水。结果一直打到游戏结束,他俩也没能分出个胜负,反倒是白玉堂那方的游戏最终赢了。


  他趁着还在总计装备,用鼠标双击了刚刚那个“电脑”。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人名字还挺好听的,白色的字体写着“展昭”,装备大都金装顶级,还是自己制作,大佬看着或许还没什么,刚刚进圈的小萌新可能就啥都看不懂或者震惊了。他想到腰间的那把剑,点进去查看一下,却着实吓了一跳。


  是巨阙。


  他清清楚楚记得这把上古神器是要打【远古】副本的困难程度才有机会掉出来的,而且掉落率只有不到百分之十,全游戏仅此一把。白玉堂自己其实也有一把神器,是把刀,叫“画影”,也是副本掉落,当时只是觉得这名字挺好听就去副本凑凑热闹,结果掉了这么把刀,白玉堂看这刀还挺顺眼就带着了。


  啧啧,不简单。白玉堂顿时原谅了自己死了3次的失误,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用鼠标点开了他的属性。


  白玉堂有点小开心,因为他看见展昭的根骨比他低,但是很快他看见他的体重——


  57千克。


  这也太轻了吧?白玉堂回想起自己的体重,才62千克,重了5千克。怪不得这人轻功这么好,飞得老高,打都打不到,像燕子一样轻。


  真是有趣。他嘴一歪,左手托着下巴,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上的名字,心里想:展昭是吗,我记住你了。


  “嗯,有信息吗?大哥他们这么晚了应该不会玩游戏吧?”眼角有一个红色的东西,他白玉堂囔着,点开那个跳动的小红点,一打开,却发现是刚刚的展昭。


  『打一局匹配吗?』


  “哼,刚才不是还说我技术差,现在找我打副本了?”他说了一句,手上却是不停。


  『怎么,刚才不是还讽刺我吗?』


  『……』


  对面发过来一连串的省略号,之后便老半天不说话了,白玉堂也不着急,他有的是耐心。


  果不其然,又发来一条:


  『你到底打不打?』


  『行,你加我好友。』


  『好。』





  『能组队开语音吗,我不喜欢打字。』


  『开吧,我无所谓。』


  “喂,能听见吗?”不一会儿,耳机里传来一个温和低沉的男声。


  “能。”


  “你手里拿着的是画影吧。”


  “是。你不也有巨阙?”


  “……”“展昭”好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你后面有人。”他指的是游戏角色。


  白玉堂立刻熟练地滑动鼠标,调整视角,果然,一个刺客举起手中的短剑就要刺向他。他直接侧面一歪,让刺客落了个空,然后他向刺客身后一站,用长刀用力一挥,刺客光荣牺牲。


  动作看似简单,实际上手需要很快地打键盘,他却只有不到3秒的时间让刺客人头落地,连多余的打斗都没有。


  “敢偷袭小爷我?还太嫩了。”他盯着地上慢慢消失殆尽的刺客尸体,不屑地笑到。


  “糟。”展昭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急促和一丝慌张,白玉堂急忙向他那边看过去,瞧见一个身穿灰白长衣的射术师在向展昭疯狂射箭,从精确度来看,那人手速不一般。


  展昭一边用剑努力抵挡,一边使用轻功。他仿佛脚下生风,身姿敏捷,却依旧打不中射术士毫发。


  “展昭,坚持住!”白玉堂说着就操作角色向那边跑。


  “你先别过来!”


  然而白玉堂已经一刀劈了上去,却没想到对面的和尚过来抵了一刀,他心知己方的郎中惨死,暗道不妙,便立马跳开。


  余光却嫖到一旁的射术师在向自己劈来,他心中为自己默哀,砍死这个,和尚也要打死我,那条路都是一死,能杀一个是一个!


  白玉堂向射术师砍去,箭术师直接被劈死,灰都没有。


  死定了。
  他甚至眯了眯眼睛,意料之中的死亡却并没有到了。切换视角一看,和尚被一把剑刺中,就是展昭的巨阙。


  白玉堂看着展昭带血的脸,黑色的发丝在眼里挥舞,他竟然觉得,我好像对游戏角色有好感了。


  两人倒地,白玉堂和展昭有惊无险。


  接下来就很顺利地胜利了。


  “喂,我突然觉得,咱俩要不要面基?”


  “面基是什么?我除了有时候打游戏不怎么上网,一直不懂。”


  “这你都不知道?就是互相在现实见个面。行不?”


  “……应该行吧。”


  “那就OK,地址发过来,我找你去!”



  “咚咚——”门响了。


  是谁?展昭这么想着,打开了门。


  “嘿,能认出我吗?”一个背着大大的黑色背包,身穿白色外衣,一头白色短发的男子笑着向他挥挥手,让他情不自禁地让一个名字脱口而出:“白玉堂?”


  “正是。”

【包策】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很爱你

°ooc慎入

°漫画设定

°失忆梗

°短小
——————————————
  “……”公孙策一动不动盯着坐在面前的包拯,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记得我吗。”


  “嗯?我认识你吗?”正在吃甜饼的包拯一下子转过头,睁大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他明知道会是这样的回答,心里却忍不住地发抖,很痛,包拯是确确实实记不住任何人了,就连他也忘得一干二净。


  “嗯,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你是这开封府的人,你有许多部下,对面还有一位叫庞籍的庞少爷和江子云,你还有一个主薄,就是我。”


  “唉,你怎么知道的如此详细?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包拯听他说完,反而开始警惕。失忆的他不像以前这样大大方方,没心没肺,反而是敏感,天真,警惕性极强。当公孙策了解了这些,心里不禁想:“这还是他吗?这是他的本性吗?”


  公孙策突然慌了,他不自觉地把手搭在包拯手臂上,用有丝颤抖有慌张的声音解释道:“不是的,我……”


  “别碰我!”


  公孙策还没说完话就被包拯的尖叫打断了,包拯直接把剩下的饼塞进嘴里胡乱吞下,一下子跳起来离他几米远,满眼写着惊恐。


  “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到底是谁,是谁?!”眼泪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流下来,一滴一滴地打在脚下的土里,他的身体在发抖,失忆的他不能接受外人的接近,他就像一只被人虐待过的小猫,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我明明不是这样的。他脑子突然冒出这个念头,把自己吓了一跳。我以前是什么样子,不是这样吗?


  他愣了一下,随即飞快地跑了出去。


  “大人!”公孙策也匆匆跟上,出了衙门,却没有见到包拯半点影子。


  “公孙先生!”


  他转过身,看见王朝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何事?”他问道。


  “刺……刺杀大人的人……找,找到了!”王朝断断续续地说:“他或许……会有解药。”


  “大人跑出去了,追。”公孙策眸子一暗,低声吩咐。


  “是!”



   “大人。”


  公孙策望向站在悬崖边的包拯,只见包拯眼神空洞,漫无目的地看向悬崖下的大片绿树。


  “我只是在想,”包拯转过头看着满头大汗的公孙策,“我是谁,你是谁?”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眼角依旧红红的,远处吹来的风吹乱了他一头的黑色长发,金黄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真的像天上下凡的文曲星。


  “你是包拯,我是公孙策。”


  “真的吗?可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包拯微微紫色的眼睛一亮,又瞬间暗了下去。“我是不是带了很多麻烦,我是不是从这跳下去一切就结束了?”


  公孙策向前走了一步,他的脚在发抖,他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不……你减少了很多麻烦,很多。”他说完这句话甚至有点哽咽,眼泪在眼眶里慢慢聚集,弄得他看包拯迷迷糊糊,有一种他就要消失的错觉。


  包拯突然向前走了一步。


  “!!!!”公孙策直接冲了过去,他一下子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现在只想紧紧抱住他。


  “我说了别碰我!!!”包拯却顺势挣脱他的手,将公孙策推向了悬崖。


  “公孙——”


  一双手死死拉住了他,公孙策猛地一抖,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紧皱眉头的包拯。


  “……”公孙策张开口又闭上,还是用沙哑的声音问他:“为什么要救我?”


  “我,我不知道……我好像特别特别爱你……”


  “你真的是……傻。”


  “再傻,也没有你傻了。”他的眼睛忽然剧烈闪动,好似有无数的星星在跳,嘴角一弯:“为了我不值得,但是我为了你,哪怕死也值得。”


 
  哪有什么解药,你才是最后解救我的人。

【内有黑化包包(其实是白切黑)】
ooc预警
清明写的段落,祝食用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