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小写手

【包策】【古代背景】失踪

%:cp包策,有鼠猫乱入。
%:可能有ooc。
%:不知道是甜还是虐。
————————————
  一个谧静的下午,公孙策正在书房里看着书,忽然传来王朝的声音:

  “公孙先生,公孙先生!”

  “什么事?”公孙因王朝声音太大了,吵到他读书而不满,稍稍皱起了眉头。

  “公孙先生,”王朝气喘吁吁地说:“大人,大人他不见了!”
 
  “什么?!”公孙策一惊,瞪大了眼睛。不就是想让王朝陪着他出去散散心,谁知竟然失踪了?!

  “怎么办呀先生……”王朝急得哭了,豆大的眼泪一颗颗滚下来。他知道是自己没照看好大人,特别地内疚着急。

  公孙策见他这样,也不好意思骂他,虽然自己也急,但是还是安慰他:“好了,你先别着急,先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王朝抽抽搭搭地说:“大人碰上了最喜欢吃的甜饼,我就给他付了钱,谁知道一个转身大人就不见了……”

  “卖甜饼的地方在哪里?”公孙策眉头皱得更紧了“快带我去。”

  走出开封府,再拐进一条街,王朝揉揉哭红的眼睛,指着一个铺子:“喏,那里就是。”

  公孙策走到铺子面前,的确是个卖甜饼的,铺主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做一些甜饼。

  “这位老人家,打扰了。”公孙策礼貌的问了一声:“您可记得方才有一位额头上有月牙的人来买过甜饼?”

  “月牙?哦他来过,你身旁这小伙子付钱的时候被一个人领走了。那个人衣服是青色的,似乎……带着面具?”老人听见声音抬起头,看了一眼公孙策又低头做事。

  青衣?那是谁?

  “先回开封府商量。”公孙策转身就走,王朝在后面跟着。

  公孙把展昭叫到书房里。展昭用一如既往的声线,说:“公孙先生,找我来是商量包大人的事吧。”

  “没错,根据线索,是一个青衣戴面具的人。”

  “唉,青衣面具,那不是我大哥吗?”身后传来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一看是正倚在窗台上的白玉堂。

  “大哥?”公孙策仔细想了想,好像卢方的确是青衣面具啊。

  白玉堂又开口:“我哥哥们这几日都在开封,要不我去找找大哥?唉展小猫你来不来?”
 
“展昭,”公孙策叫他:“你跟白玉堂去吧。”

  “是。”

  公孙策在书房细想了半个下午,也不见白玉堂他们回来。就在他特别紧张不安简直要跑出去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回来了,还带着一脸心虚的包拯和卢方。

  “你去哪儿了?!阿?!”公孙策心里松了口气,又怒火冲天地快步走到包拯面前,一手扯起他的衣领,大声质问。

  不光是包拯,就连展昭白玉堂和卢方也被公孙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包拯害怕地说:“哈这不是碰见卢大哥吗他就拉我去玩了玩儿……”

  “你怎么都不说一声就走了,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公孙策真是气急了,手紧紧扯住包拯衣领,都攥出了褶皱。

  “一言不合就跟我玩失踪啊?!”

  “要是你真出什么事开封府应该怎么办?!”

  “公孙策你冷静一下……”白玉堂上前劝阻他。

  “你让我怎么冷静!”公孙策松开衣领,一甩袖子就怒气冲冲地走出了书房,留下四个人在书房里面面相觑。

  “公孙真的生我气了……”包拯快哭出来了,看着展昭:“展护卫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哇……”

  “实在抱歉,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后果。”卢方转身向包大人道歉。

  展昭若有所思:“这还是公孙先生第一次发这么大脾气,要不大人,你晚上再去看看他吧。”

  临近深夜,包拯见公孙房里还没熄灯,便偷偷地推开门,想跟公孙策道歉。“公孙先生,原凉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错哪儿了?”公孙策看都没看他一眼,一直看着卷宗。

  “我,我不应该不打声招呼就和卢大哥出去。”包拯畏畏缩缩地站在木桌前,向公孙认罪。

  “其实,”公孙看着他“你想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这次实在太过分了。答应我,以后别这样了好吗?”

  “嗯嗯嗯,我不会了!”包拯用力点头。

  “快去睡觉吧。”

  “公孙先生也早些睡哦。”

  在包拯快关上门的那一刻,公孙先生喃喃了一声:
 
  “我不求你有多大成就,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