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还辣鸡的小写手(。)

【鼠猫】【副包策】大学生活好像不太一样(中)

  我是谁,我在哪?

  展昭此时此刻茫然地站一片废墟中。

  身体不知怎么的,竟忽然不由自主动了起来,脑子里原先的想法也一干二净。脚朝废墟的一边走去,身体晃晃悠悠,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展昭慢慢蹲下来,手开始不知疲倦地机械式挖起面前一大片废墟。眼神黑而空洞,没有所谓的聚焦点,要是以前是幽幽的水潭,现在就是个深不见底的沼泽。

  像被人操控了一样,现在的他只知道这么做似乎是对的。

  嘴里不由自主开始呢喃:“白玉堂……”








  “你到底在哪里……白玉堂……”

  传来几声带着浓浓的哭音的喊声,只见展昭蜷在床上,手里紧紧攥着被子的一角,随着声音的传出早已泪流满面。

  就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猫。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混蛋……”






  “公孙,展昭这是怎么了?”

  包拯坐在床边紧紧握着展昭的手,慌张地问公孙策,他不知道展昭究竟做了什么梦,他现在只要展昭醒过来。

  公孙策也只能摇头,这种叫不醒也晃不醒的状况他是真没见过。

  包拯看他这样子,急得都快哭了。

  他对待展昭就好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他和展昭,公孙策是在高中时认识的。展昭从小练习武功,有一段时间像发了疯似的练习,经常是满身的淤血和一些伤口,包拯每次给他上药看见这些伤都觉得不忍直视,有一次终于忍气不过,恶狠狠地说:

  “像你这种不珍惜自己的人,老子看了就烦。”

  这句话一直被展昭牢记在心。






  庞籍也是急得直跺脚,提议道:“我让老师过来吧,或许他有办法!”

  “好。”公孙策见终于有法子了,伸手推推眼镜:“庞籍你们看好他,我去请江子云过来。”

  “啊……你是?”

  “同学你好,我是来找江子云的。”

  “好的好的,我让他马上出来。”
 





  包拯心里急得要命,却又没有什么办法,他只好在宿舍里反复地走来走去,眉头皱起,连额头上弯弯的月牙都受到了波及。

  “我说包子,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晃悠晃悠的啊。”庞籍坐在展昭旁边无语地看着他。

  “我,我……”包拯停下脚步,稍稍地低下头,看不清脸,死死咬住下唇,过了好一阵子才缓缓抬起头,庞籍清晰地看见了他黑色眸子里积满的泪花。

  “唉别别!”庞籍看他快哭出来的样子,一下子慌了神,急忙哄他:“等会老师就来了,你别着急!”

  “嗯,让我看看展昭吧。”

  话音刚落,江子云和公孙策推门而入,江子云波澜不惊的声音传来。

  庞籍站起来给江子云让座,江子云依旧眯着眼睛,修长的手指按上了展昭的脉搏。一群人站在身后屏住呼吸,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结果。

  江子云松开手,反常地把眼睛睁开了,金色的眼瞳看着包拯他们,缓缓开口:“展昭的脉搏不稳,根据你们的话,可以判断展昭是被梦困住了。”

  “白玉堂是吧,他应该是最近碰见了类似的人,很有可能白玉堂就在学校。现在只需要去学校广播室找人过来。”

   “好,我马上过去!”包拯听了,直接闯了出去。

  “同学你好,我能借一下广播吗?”

  “啊……可……可以。”
 






   “请白玉堂同学来一下233号宿舍!急!”

  “五弟,有人找你唉。”

  “啊啊,知道了。大哥你们自己先玩,我去一趟。”白玉堂起身,手揣在白色外套的兜里,大步流星地往233宿舍去。

 





  包拯站在宿舍门口,焦急得等待着。

  “喂,同学,这里是233宿舍对吧?”白玉堂看见门外的包拯,小心翼翼问了一句。

  包拯看见来人,激动得眼睛放光,拉起白玉堂的手就推开门:“谢天谢地,白玉堂来了!”

 
——————————————

下一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