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我求您点开:
这里青昭,辣鸡写手一枚
°康纳真可爱
°常常混迹在开封奇谈,杀破狼,银魂,漫威,神夏,底特律圈
°开奇cp:包策,鼠猫,江庞,锦卢
°杀破狼cp:长顾,沈陈(沈顾也OK)
°银魂cp:银土,冲神……
°漫威:锤基,盾冬,虫铁
°神夏:福华,麦雷
°底特律:警探组
°福华洁癖!!!【打死不吃华福】
°欢迎扩列QQ:3309467750
°请转载文章在评论留言

【银桑生贺】论生日礼物

不可避免的小小ooc

第一次写银土可能不是很全面

给阿银的生日祝福

银桑,生日快乐!

——————————————
“坂田银时,生日快乐。”

“银桑生日快乐啊!”

“老板生日快乐!”

  在10月10日这天,不同的地方,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向坂田银时发出了生日祝福。

  “银时,生日快乐。”

  土方十四郎拿出被身体捂热的手机,微微冰凉的手快速输入了几个字。这次他难得没有用上“天然卷”“混蛋”之类的词,平静地发出了信息。

  万事屋的一伙人正开开心心地开着生日party,浓浓的幸福感好像快要漫出来,坂田银时脸上沾了奶油,笑得像个孩子。

  此时此刻真选组却在刮着冷风的万事屋范围外监视着大人的一举一动。他们自然是想要去万事屋,给银时过一个快乐的生日的,可以却不得不在外面工作。

  为了江户的安全。

  土方从口袋里取出一根烟,衔在稍稍发白的嘴唇上,掏出打火机点燃,接着猛地吐出了一口白色的烟雾,弥漫在身体周围。

  他们现在都迫切地想去到温暖的万事屋,离开这个寒冷的地方。

  敌人开始行动,走出了屋子。

  “近藤老大,他们出来了。”

  终于,要结束了。







  对方人很多,但真选组也不是吹的。土方一脚踢过去,一个人应声倒地。从头到尾他连刀柄都没有碰过,直到遇到了对面的头头。

  他脱下外套,因为不希望银时看见他的伤,右手握住刀柄,随时都会抽出来。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容小视,自己必须要小心谨慎。

  他还要去万事屋。








  土方十四郎大干了一场,真选组大获全胜,除了身上有深深浅浅的伤痕其他都并无大碍,都只是消消毒,稍微包扎了一下。

  土方重新穿上外套,完全掩盖了伤。该走的都走了,剩下土方,总悟,近藤和山崎这几个出发去真选组。

  黑色的背影在大街上清晰可见,他们都挺直了身子,从不垮下。

  就像江户的笔直的桥梁一样。








  “万事屋——”

  “来了来了!”

  银时笑着,小跑着去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抽着烟的土方十四郎,他不耐烦得说着:“怎么这么慢。例行检查。”

  “唉唉难道不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吗。”银时微笑,侧身让出了路。

  “谁给你这个混蛋过生日啊。”土方扔掉烟,慢悠悠走进屋子。身后的三人早已迫不及待,直接从他旁边冲了进去。

  “唉——”银时斜眼看他:“可我看见你发的信息了哦~写的是‘生日快乐’吧……”

  土方极力掩饰着脸上的红晕,小声嘀咕:“啊啊没错……”

  “所以,礼物呢。”

  “没有。”

  “喂喂谁信你啊快给我!”

  “啧……好……好了。给,巧克力……”

  土方拿出外衣口袋里的草莓巧克力,扔给银时。银时稳稳接住,撕开粉红色的包装,一边吃,一边招呼着:“蛋黄酱快进来吧~站在那不冷啊。”

  “哼。”







  定春咬住了总悟的头,神乐在旁边拍手叫好,新八则慌乱地大叫让定春松开。

  另一边银时和土方在外面坐着,欣赏深蓝天空中的明黄色的圆月。

  其他人心有灵犀,知道他俩要单独相处,自觉地不去那里做比月亮还亮的电灯泡。

  “多串君受伤了吧。”银时若无其事地往嘴里扔了一颗巧克力。

  柔滑的巧克力与甜甜的草莓结合在一起,很好吃。
  “你怎么……”

  “说到底我也是曾经的白夜叉啊,看出这些不奇怪的吧。所以你这么这么不小心啊?”银时转过身,快速扒下他的外套,看见了白色的纱布一圈一圈缠着土方的手脚上。银时微微皱起眉。

  “做过消毒了,小事儿。”

  “你这样子银桑我很心疼呢。”

  “喂说什么呢你!”

  “啊是啦是啦,鬼之副长受了这点伤没什么的~你是这样想的吧?”

  “你个天然卷!……唔!”活还没说完,土方就被狠狠堵住了嘴。

  有草莓巧克力的味道。

  “所以,最后一颗巧克力就给你吧。甜不甜?”银时笑着问他,像只偷了腥的狐狸。

  “耍什么流氓……”土方别过头,结结巴巴道。

  “耍流氓也只对你一个人~”银时笑得痞气,双手拖起土方的头。

  “现在再给我真正的‘生日礼物’吧……”







  啊啊,今晚的月亮真美。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