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小写手

【鼠猫】喵喵喵你到底在喵什么啊喂!

陷空岛白x猫妖展

肯定的ooc(。)

@江湖骗子汪小才   @D.mer一一  的点文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白五爷又从陷空岛偷偷溜了出来,来到了开封。

  他早就想过来玩玩了,奈何家里四位兄长大人任他怎么闹死活不让他去。这次趁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又是坐船,又是坐马车,还迷路了好几天,才好不容易到了开封。

  “这次,五爷我一定要开开心心地好好玩玩!”





  “这路……怎么走来着?”

  好吧,看够了大小街市的白五爷准备去山里逛逛,却很不巧地遇到了即将到来的特大暴雨,而且还很不幸地迷了路。

  白玉堂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夹杂着沙子的风就猛地吹到他的脸上,密密麻麻的风沙像针扎似得,还生疼。一旁的树被刮得东倒西歪,翠绿的树叶落下许多。风还在一股脑地吹着,头顶上已经积满了黑沉沉的乌云,这是暴雨前的征兆。

  “这这这……”白玉堂彻底慌了神,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干干净净的白衣染上泥巴“这可如何是好……”

  “喵——”

  哪来的猫叫声?白玉堂顺着猫叫望去,发现就在不远处,有一座红屋顶的庙,应该还可以避避雨。





  “喵~”

  白玉堂慌里慌张地跑进去之后,外面就开始下起暴雨,接着就看见一只黑猫正在伸懒腰,没有丝毫没外面的电闪雷鸣给吓到,反而还懒懒地叫了一声,似乎在迎接白玉堂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喵……喵喵喵……喵喵……”

  白玉堂是不讨厌动物的,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只黑猫一直不停的叫,但是也没得选了。他慢慢走到一个角落里,盘腿坐下来,看着外面俞下俞大的雨。

  “这雨到底什么时候才下完啊……”

  “喵喵喵——”

  一旁的黑猫走过来,蹭蹭他的腿,之后有走进白玉堂的腿间,蜷成小小的一团。

  “喂喂,你干嘛!”

  “喵~~”

  你到底在喵什么啊喂!

  白玉堂有些崩溃,看这小猫孤孤单单的,也放弃了抱他下去的想法,无奈地让它继续蜷在腿间睡觉。

  外面天已经快黑尽了,白玉堂看看雨势,又看看滑滑的泥路,想着就在这里过宿一晚的想法,靠着身后的墙,慢慢入睡了。





  “唔……”第一缕金色的阳光照在白玉堂的白衣上,暖暖的感觉让他醒来。

  雨已经停了,清爽的微风吹来,有着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揉揉迷迷糊糊的眼睛,本想伸伸腿,结果却感觉腿上好像更重了。

  他定睛一看,却惊讶地发现腿间已经不是昨天那只小黑猫,而是一个有着一头漆黑的头发,身穿蓝衫的男子舒舒服服得躺在他的腿上。

  “……”白玉堂被吓到了,愣在原地。

  “嗯……”

  腿间那人也醒过来,用手揉揉眼睛,还小小地砸吧嘴。

  “你你……你到底是谁?”白玉堂不敢有任何动作,小心翼翼地问他。

  “我?”展昭清醒过来,深蓝的眸子想幽幽的水潭,盯着白玉堂金色瞳孔:“如你所见,我是只猫妖。”

  猫妖?猫=妖精,不是,妖精=猫?不对不对……猫毛=妖精?

  “我叫展昭,修行千年才得变成人形,不是你想的那样啦。”那人无语地看着他。

  “哦……我叫白玉堂。”这只猫妖还蛮好看的。

  “你不怕我?”

  “我不讨厌这些啊,而且……你好像长得挺不错?”

  “嗯,我觉得比你乍一看没上色似得要好。”

  “白衣服惹你了吗?!”

  我收回刚才的话,这只猫我一点也不喜欢!





  “饿了吗,想吃什么?”白玉堂看着高高的太阳,想必已经中午了。

  “……鱼。”

  也对,毕竟猫这种动物喜欢吃鱼。

  白玉堂起身,走出了庙。

  展昭无聊地在庙里坐着,手上拿着一根枯树枝在地上画来画去,时不时往门外看看翩翩起舞的蝴蝶和叽叽喳喳的小鸟。

  好想……去抓。

  展昭有点蠢蠢欲动。

  不一会儿白玉堂就回来了,手上抓着两条滑溜溜的大鱼,脸上带着笑意,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展昭死死地盯住白玉堂手上的鱼,不禁吞吞口水。

  白玉堂点燃柴火堆,在两旁竖起树枝,把鱼穿起来放在树枝上烤,没过多久,鱼就冒出了香味,展昭已经两眼放光了。

  白玉堂瞥见他那样子,忍不住勾起嘴角,这猫儿还真可爱。

  待鱼烤熟,白玉堂拿起其中一条香喷喷的烤鱼,吹吹,递给展昭:“给,小心烫。”

   “嗯嗯。”展昭迫不及待地拿在手里,猛地咬了一口,却还是很不幸地烫到的舌头,他松开嘴,吐出粉红的舌头想让它恢复。

  “傻猫,都告诉你别烫到了。”白玉堂笑着看他又张嘴咬了一口鱼,告诉他慢点吃。

  白玉堂看他那样子,不禁笑出声,盯着他,连鱼都忘了吃。

  “你不吃吗,看我干嘛?”展昭看见白玉堂盯着他,问道。

  “啊没事,鱼烫我一会儿吃。”

  白玉堂见被他发现了,赶紧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脸和耳朵却泛起潮红。

 



  展昭其实挺喜欢白玉堂的,他只是不说而已。

  就比如昨天晚上白玉堂被外面的雷声差点吓到,展昭就立刻感受到了,随即化作人形稍稍抱住他一会儿,待白玉堂眉目舒展开来才又躺在他腿上。

  在外修行多年,早已对电闪雷鸣这类事习惯了。这是他第一次安抚一个人。

  展昭每天都莫名地不安,心很慌,特别是在安静的时候,更能真切地感受到越来越不安的感觉。总觉得白玉堂有一股好闻的味道,让人不由自主就安心的味道。

  他虽然是只小小的猫妖,却也是有解不开的心结。
 





  “想离开这吗?”展昭看似不经意地问白玉堂。

  “……”白玉堂沉默一会儿,还是说:“想。”

  “我带你离开,我知道路。”展昭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叫上白玉堂,带他离开。

  他不想让白玉堂走,他总觉得这个人能解开心结。但是他能看得出,白玉堂是有家人要守护的,自己生来没有家人,又怎么可能能理解他?

  一直把白玉堂带到开封城,展昭才准备离开。

  “等等!”有人抓住他的手,他疑惑地回头,看见白玉堂正站在身后。

  “怎么了……”

  “跟我走吧。”

  “?!”展昭有些难以置信,他不知道白玉堂为何这样做,但是心里却有一丝丝喜悦。

  “跟我在一起,我以后就是你的家人,你不会孤孤单单,无依无靠。”原来他早就看出我没有家人了。

  “好。”

  我愿意和你一起,慢慢解开我的心结。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