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还辣鸡的小写手(。)

【银土】真选组是不是没钱了竟然让副长跳舞(上)

注意:
不可避免的ooc
炒鸡短小
面前银时才出场

“十四,听我说……”

  “为什么我要去啊!近藤老大,为什么真选组要做这种事情啊!”

  “土方先生,为了真选组,只能牺牲你了。所以不要反抗了~”

  “喂喂,总悟!近藤老大!……”

  让我们回到五分钟前——

  “十四啊,”近藤和总悟坐在土方的房间里,近藤本悠闲地喝着茶,突然就开口喊他:“因为真选组的反响实在不太好,所以……所以上头想要我们去街上办一些小活动。”

  “嗯?什么活动?”土方放下茶杯,杯里还剩不到一半的茶因为震动泛起涟漪,茶叶缓缓旋转。

  近藤心虚地挠挠自己的后颈,暗栗色的眼睛不自在地往别处看:“啊那个……跳舞啦跳舞……”

  “哈?!这跟真选组的反响有什么关系啊!”土方怒了,那表情完全就是“你在逗我”的样子。他搞不明白老爹为什么要这样,虽然也没做过什么正常的事。

  本来还带着红色眼罩爬在木桌上睡觉的总悟,听见组织活动也来了兴趣,摘掉眼罩,一双红色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鬼点子。
  “近藤老大,带我一个呗。”

  总悟想了想,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睁大眼睛看着近藤。近藤勋顿时觉得有无数看不见的星星往他身上砸,还有一些小的调皮地在他耳朵旁边不停地念叨:“答应啊答应啊——”

  果然这种可爱的孩子最没有抵抗力了。

  “啊……但是十四……”

  “没关系没关系,由我来好了~”总悟笑着站起身,脸上笑得像纯洁善良的天使,周围却散发着肉眼可见的S气息,还是抖的那种。

  接着就有了刚开始的场景(。)

  “总悟!不要拉我出去!你这是给我穿的什么鬼衣服啊!!”

  “土方先生,我觉得挺合适的啊~”

  组里的人在外面坐着,听见里面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他们也是听说了近藤要让土方副长去跳舞的信息,一个个都特别激动,表示想看看副长的样子,哪怕一眼也此生无憾了,主要是这么霸气又充满了禁欲气息的副长难得有这种“释放自我”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的吧。

  “喂喂!”总悟微笑着把土方连拖带拽地从房间里拖出来。真选组的人正痴痴地想着,听见这声音,都顺着声音望去,眼睛却被定住了。

  “喔——”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副长。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服装,土方把头垂着,V字刘海脸上的表情遮住,衣服很长,衣袖也长很多,袖口是像羽毛状的,除了衣袖和衣边是纯白色的,其他地方几乎都是黑色,头上还侧戴着一个黑白的面具。啊啊,总得来说,土方现在就像只展翅欲飞的大鸟,要是把手微微抬起来就更像了。

  总悟和土方的衣服款式是一样的,但是衣服大部分都是暗暗的栗色,面具变成了酒红色的。【脑补一下,看起来像只麻雀?(被打/】

  “副长好美!”

  “闭嘴啊你!是帅,是帅!”

  “这套衣服看起来很适合副长和队长啊。”

  “我觉得我此生无憾了……”

  近藤一脸欣慰,手搭上土方的肩,大笑:“十四,很适合你啊!哈哈哈!”

  下面的人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土方完全不敢把头抬起来。

  啊啊啊太羞耻了!为什么我要去干这种事啊!我身为鬼之副长的尊严没了啊没了啊!!!

  土方绝望地在内心咆哮。

  “呐呐土方混蛋,你到是抬头啊,难道要钻到地里里当个鸵鸟?”

  “鸵鸟你妹啊!”土方果不其然抬起头向总悟怒吼,脸还因为害羞有些粉红,还好真选组的人没发现。

  “喔喔出发了出发了——”

  “喂你们别推我啊混蛋!”

  一路上拉拉扯扯,还没找好地方,土方却一不留神撞到了人。他反应过来,赶紧说了声“不好意思”。

  “唉,是多串君吗?”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他疑惑地抬头,看见那个最不想碰见的人:“谁是多串啊,怎么是你?”语气里压抑着满满的不爽。

  “穿这身奇奇怪怪的衣服要去哪里?”银时转来转去,好奇地打量他。

  “跳舞啊……他们非让我和总悟去……”

  “真选组是没钱了让你和总一郎君上街卖艺吗?顺便加我一个。”

  “哈?”

  毕竟,他也想再有一次,上次和他跳舞的感觉。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