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还辣鸡的小写手(。)

【银土】九尾狐

°ooc预警

°古代背景


——————————————
  传说,每一只九尾狐在修炼到一定程度,都会长出第九条尾巴。



  这是大人们给小孩讲的故事,他们告诉小孩们,在机缘巧合的时候,会看见九尾狐,他们每一条尾巴都能许一个愿望,无论什么愿望,九尾狐都会帮你实现。




  不过,代价是,九尾狐会消失一条尾巴,舍弃近千年的修为。




  当黑发少年再次想起这个老掉牙的故事,早就不相信所谓的九尾狐了,不然在他的双亲即将被杀死之前,看见的那只有九条尾巴的棕色狐狸,在他撕心裂肺地向他喊着,为什么没有帮他实现那小小的愿望?




  现在的他只想踏踏实实的读书,然后如愿进京考上进士。




  少年有着一头黑色长发,如瀑布一般一直到了腰处,额前挡着v字形刘海,一双好看的烟蓝色眼睛闪闪发亮。




  前一天,少年想要先进京安顿下来,却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哪里挂来的风?”




  这阵风在这个季节大得惊人,卷起树上粉红的桃花,卷起地上数不尽的花瓣,飞到空中。少年刮得睁不开眼睛,用纤弱的手抵挡住飞起的桃花花瓣,黑色的发丝随风而起,他努力眯起一只眼睛,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出现在聚集的花瓣里,少年定睛一看。




  不,这不是人。




  是妖。




  一只桃花妖浮现在空中,风也静了下来,原本卷起的桃花也慢慢飘落到地上。她的小脚轻轻一点,就落到少年不远处的落满桃花的地上。




  跑。




  这个字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大脑。




  从她沾满鲜血的手和还残留着血迹的嘴角来看,不是什么善茬。




  那桃花妖释放出法力,手上冒出一团粉红色的光,脚下生风,直向少年奔去。




  糟糕,已经来不及了。




  意料之中的痛苦没有到来,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却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猩红的眼睛,雪白的衣裳,还有……




  九条摇摇晃晃的大尾巴?




  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那只妖右手拿着一把蓝色的木扇放在胸前,红唇轻启,低沉的嗓音回荡在林中:




  “滚开。”




  那只桃花妖兴许是被吓到了吧,匆忙逃走了,毕竟这家伙身上强大的妖气,是他都能感受到的。




  忽然想到自己小时候听一个老人说,从长大后的某一天开始,自己或许会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难不成是真的?




  “没事吧?”耳边传来关心的声音。




  “没事……你难道是九尾狐吗?”



  少年抬起头,看他红的发亮的眼睛。




“唉~还是被认出来了吗?”狐狸有些伤脑筋地揉了揉自己银色的天然卷,身后的尾巴不自觉地卷起来。




  这么明显的尾巴看不见就怪了啊!




  这小子怎么看见我的,一般人应该看不见妖怪才对啊?



  九尾狐好奇地打量着少年,弄得他浑身不舒服。




  “那好吧,”九尾狐轻咳一声,手指比作“1”的样子,认真地说:“为了不暴露我,你可以说一个愿望。”




  少年没想到会这样,眯起眼睛,半信半疑地问:“真的?”




  如果这次我再向你说出愿望,你会实现吗?




  “真的。”




  “……”他沉思一会儿,手指轻轻地在衣袖上摩擦,刘海遮住他的眼眸,低声说:“我不知道。”




  九尾狐微微挑眉,问他:“真的不知道?考上进士或者一夜暴富什么的都可以实现的哦。”




  少年抿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为难。




  九尾狐看他这样子,无奈地挥挥手,说:“好吧好吧,我先告诉你我的名字,想好愿望就叫我的名字。”




  结果这只狐狸就一直跟在他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




“土方十四郎。”




  “几岁了?”




  “十七岁。”




  “有没有男/女朋友?”




  “啧,没有!”




  “家住在哪啊?”




  “你是来查户口的吗?!”




  一路上全是这九尾狐的声音,本就安静的林间反衬这狐狸的声音大起来。




  “混蛋你给我闭嘴啊好不好!”




  土方忍无可忍,转头回他一句。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我的心好痛哦嘤嘤嘤。”九尾狐装作受伤的样子靠在一旁的树上,甚至眼角还挤出了几滴眼泪,可怜巴巴地看着少年。



  “……服了你了。”




  我怎么摊上这个玩意儿。




  本以为一切都是那么顺利,终究发生了意外。




  捉妖人发现了九尾狐,他们想要他的尾巴实现愿望,九尾狐护着身后的害怕的土方与他们斗争,却还是寡不敌众,长剑穿过他的身体,鲜血染红了他雪白的衣裳,看起来是那么刺眼。




  而作为人类的他什么都干不了,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血,“滴嗒滴嗒”地渗入泥土。他抱着九尾狐,面对一群贪婪凶狠的捉妖人,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




  一瞬间,土方又想到了,那个看似宁静而温暖的夜晚,那些破门而入的黑衣人,发亮的刀剑,被穿透的胸膛,和那声撕心裂肺的愿望:“求求你,救救我的爹娘!”




  迎来的却是冷漠的离开。




  他的背后冒出了黑色的羽毛,愈来愈大,身边漫起银色的光芒,他被包裹在其中,刺眼的光芒使捉妖人纷纷退后,不敢上前。




  很温暖,很安心。




  土方是这样想的。




  等到光芒消失,他已变了模样。长发变成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背后长出一对庞大的黑色翅膀,身穿着黑色的衣裳,头上侧带着一顶黑白相间的面具。他缓缓睁开眼睛,烟蓝色的眼瞳闪过一丝寒光,声音使人不寒而栗:




  “都给我去死!”




  紧接着就是一阵强烈的威压,压得捉妖人们喘不过气。




  随后,林子里传来无数惨烈的叫声。
 




  ……




  后来,尸横遍野,他抱着九尾狐的身体,冰凉的手抚上他的脸颊,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坂田银时,我知道我的愿望了,我要你陪着我,”




  “活下来。”










  “孩子,从长大后的某一天开始,你或许会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因为你本就是妖。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