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小写手

【鼠猫】对面的电脑结果是真人操作吗???

°设定:
角色:江湖侠士,和尚,射术师,刺客,精灵,江湖郎中【可更换】

武器和衣服自编请勿当真xd

°ooc预警

°给兽兽的生贺

————————————

  “嗯???”


  这是白玉堂在死了3次之后的一个带有极度疑惑和怒气的声音。


  他已经死了3次,还每次都是同一个人打死的。


  放大视角一看,对面那人还挺好看的:黑色长发入瀑布般垂到腰下,烟蓝的瞳孔神采奕奕,似有满天繁星,皮肤白白嫩嫩,身着一身蓝衫,腰间有一把古剑,白玉堂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依旧看不出到底是何方宝剑。


  “这样下去队友一定会骂死我的,打电脑都打不过岂不是毁了我一世英名?”白玉堂自言自语道,满脑子都是骚操作【bushi】,暗暗抓紧了鼠标。


  白玉堂的角色是一个江湖侠士,他喜欢白色,角色全身上下都是月光白,瞳孔金色,显得比对面那人的眼睛更具神采,细看眉间,有那么一股桀骜不羁的气息。


  他其实就是安照自己的样子捏的脸,已经尽量捏地很像了,当今社会科技发达,让他捏脸没有什么难度。


  “啊啊啊!终于打死了!哼敢惹小爷我?”在他坚持不懈地进行了前所未有的骚操作之后,对面那人终于趴在他面前,整个人一动不动。还在白玉堂沾沾自喜地时候。


  那个“电脑”在频道里说话了:


  “……我有这么难打么。”


  ???白玉堂的内心是崩溃的。


  你你你不是电脑自动操作吗??咋有人说话了而且我难道操作不好吗!!!


  所以他飞快地回了四个字个字:“你真人?”


  然后他觉得不够,又补了一句:“我操作不好吗!”


  结果对面的没回复他。


  【白玉堂生气了.jpg】


  他小宇宙爆发,和那个人打得不相上下,谁也没死,有人观战的话绝对会被他俩的技术吓到,那叫一个行云流水。结果一直打到游戏结束,他俩也没能分出个胜负,反倒是白玉堂那方的游戏最终赢了。


  他趁着还在总计装备,用鼠标双击了刚刚那个“电脑”。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人名字还挺好听的,白色的字体写着“展昭”,装备大都金装顶级,还是自己制作,大佬看着或许还没什么,刚刚进圈的小萌新可能就啥都看不懂或者震惊了。他想到腰间的那把剑,点进去查看一下,却着实吓了一跳。


  是巨阙。


  他清清楚楚记得这把上古神器是要打【远古】副本的困难程度才有机会掉出来的,而且掉落率只有不到百分之十,全游戏仅此一把。白玉堂自己其实也有一把神器,是把刀,叫“画影”,也是副本掉落,当时只是觉得这名字挺好听就去副本凑凑热闹,结果掉了这么把刀,白玉堂看这刀还挺顺眼就带着了。


  啧啧,不简单。白玉堂顿时原谅了自己死了3次的失误,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用鼠标点开了他的属性。


  白玉堂有点小开心,因为他看见展昭的根骨比他低,但是很快他看见他的体重——


  57千克。


  这也太轻了吧?白玉堂回想起自己的体重,才62千克,重了5千克。怪不得这人轻功这么好,飞得老高,打都打不到,像燕子一样轻。


  真是有趣。他嘴一歪,左手托着下巴,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上的名字,心里想:展昭是吗,我记住你了。


  “嗯,有信息吗?大哥他们这么晚了应该不会玩游戏吧?”眼角有一个红色的东西,他白玉堂囔着,点开那个跳动的小红点,一打开,却发现是刚刚的展昭。


  『打一局匹配吗?』


  “哼,刚才不是还说我技术差,现在找我打副本了?”他说了一句,手上却是不停。


  『怎么,刚才不是还讽刺我吗?』


  『……』


  对面发过来一连串的省略号,之后便老半天不说话了,白玉堂也不着急,他有的是耐心。


  果不其然,又发来一条:


  『你到底打不打?』


  『行,你加我好友。』


  『好。』





  『能组队开语音吗,我不喜欢打字。』


  『开吧,我无所谓。』


  “喂,能听见吗?”不一会儿,耳机里传来一个温和低沉的男声。


  “能。”


  “你手里拿着的是画影吧。”


  “是。你不也有巨阙?”


  “……”“展昭”好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你后面有人。”他指的是游戏角色。


  白玉堂立刻熟练地滑动鼠标,调整视角,果然,一个刺客举起手中的短剑就要刺向他。他直接侧面一歪,让刺客落了个空,然后他向刺客身后一站,用长刀用力一挥,刺客光荣牺牲。


  动作看似简单,实际上手需要很快地打键盘,他却只有不到3秒的时间让刺客人头落地,连多余的打斗都没有。


  “敢偷袭小爷我?还太嫩了。”他盯着地上慢慢消失殆尽的刺客尸体,不屑地笑到。


  “糟。”展昭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急促和一丝慌张,白玉堂急忙向他那边看过去,瞧见一个身穿灰白长衣的射术师在向展昭疯狂射箭,从精确度来看,那人手速不一般。


  展昭一边用剑努力抵挡,一边使用轻功。他仿佛脚下生风,身姿敏捷,却依旧打不中射术士毫发。


  “展昭,坚持住!”白玉堂说着就操作角色向那边跑。


  “你先别过来!”


  然而白玉堂已经一刀劈了上去,却没想到对面的和尚过来抵了一刀,他心知己方的郎中惨死,暗道不妙,便立马跳开。


  余光却嫖到一旁的射术师在向自己劈来,他心中为自己默哀,砍死这个,和尚也要打死我,那条路都是一死,能杀一个是一个!


  白玉堂向射术师砍去,箭术师直接被劈死,灰都没有。


  死定了。
  他甚至眯了眯眼睛,意料之中的死亡却并没有到了。切换视角一看,和尚被一把剑刺中,就是展昭的巨阙。


  白玉堂看着展昭带血的脸,黑色的发丝在眼里挥舞,他竟然觉得,我好像对游戏角色有好感了。


  两人倒地,白玉堂和展昭有惊无险。


  接下来就很顺利地胜利了。


  “喂,我突然觉得,咱俩要不要面基?”


  “面基是什么?我除了有时候打游戏不怎么上网,一直不懂。”


  “这你都不知道?就是互相在现实见个面。行不?”


  “……应该行吧。”


  “那就OK,地址发过来,我找你去!”



  “咚咚——”门响了。


  是谁?展昭这么想着,打开了门。


  “嘿,能认出我吗?”一个背着大大的黑色背包,身穿白色外衣,一头白色短发的男子笑着向他挥挥手,让他情不自禁地让一个名字脱口而出:“白玉堂?”


  “正是。”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