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还辣鸡的小写手(。)

【他人视角的自己】关于我

  “颜溪,你没事吧?”

  “没……我没事。”

  我的朋友颜溪从我认识她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在早读的时候总是像霜打的茄子。这是不知道多少次的回答“我没事”了,我总觉得她一直都不太好。

  我看见她趴在冰凉的蓝色课桌上,停止了小声的读书,然后我微微听见她沉重的呼吸。

  我不知道怎么去关心她,所以保持沉默。

  她一直都是这样,看起来大大方方,似乎每时每刻都会有人和她聊天,但是,我知道在她做作业时,安静地吃饭时,看书时,还是改正卷子时,她会不由自主地想着负能量的事情。我不敢猜测,她的负能量有多坏,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真傻。”

  “去死好了。”

  “害怕上学。”

  “我好孤独。”

  “我好想回家。”

  “我该怎么办?”

  她每天都会有这样的碎碎念,声音刚好能让我听见,我能感受到她浑身上下一瞬间改变的气息。她让我有点害怕,我不知道她真正生气是怎么样的,她平时也发火,但是据她自己说的:“我其实都不是生气,我只是有一点点的烦躁,夸张地表达出来了而已。”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经常会有落寞的神情,像是有人伤害了她。其实并没有——至少现在没有,她的小学生活的确有不堪的往事。

  “要吃饼干吗?”我小声问她。“不了。”

  她拒绝得很干脆,我忽然想起来她有一次说:“我无法接受除了父母以外的人对我太好,我不习惯。”

  是这样的。我早已习惯她的生疏。

  她也并不是一直这么丧。我没告诉她,她笑起来很好看,没有酒窝,眼睛也不是一条缝,是那种开朗的,棕色眼睛大大的,可以看见洁白牙齿的笑容。
  她会给周围的人讲笑话,但是笑点很低,每次没讲完就自顾自的笑起来,我笑着说她笑点太低了,她说没办法。

  “有人向你表白过吗?”小女生之间的八卦总是这样,大家小声地叽叽喳喳谈论起来。

  “有,两次。”

  我意外地听见她的声音。我不是认为她不好看,是她实在太自卑,我以为她不会说出来。她怕别人嘲笑她,脸皮很薄,非常在意别人的目光。

  我不知道怎么说她好不好看,她有一头又多又长的接近深棕色的头发,瞳孔是深棕色,睫毛不长。我只知道我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不想看见她难过的样子了。

  她喜欢动物,家里有只仓鼠,喜欢乐器,也喜欢音乐,她正在自学竹笛,她进了腐圈,包策鼠猫锤基盾冬福华之类的都有,她在乐乎上发表同人文,她爱配音演员,爱警察这类职业,理智爱国,三观正,她性格热情善良,乐于助人,为人正直,有时候也会自暴自弃,但很快调整情绪,她小学被老师针对,这是她的结,我喜欢孤独,有时候讨厌,渴望朋友,有人吗?

  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