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还辣鸡的小写手(。)

请进来看一下

我先问问到底还有多少人,在开封奇谈这个圈里,我好写文。
如果没有多少,我就要暂时爬墙爬很远了,直到开封奇谈有新消息。
不得不说,网剧的热度一过,连着漫画的热度一起带走了,好几天都没有新粮。大多数都是网剧粮。(重要是我对网剧没兴趣)
就很伤心,没包策鼠猫江庞锦卢……
我的叨逼叨就到这里,大家可以点点小心心好小蓝手,留言也行_(:_」∠)_

【江庞】自述

°江庞
°不可避免的ooc
°前半篇是江子云视角
————————————
  我叫江子云,如你所见,我是一位庞府的老师,先生名叫庞籍,字醇之。

  我来庞府已经很多年了,是看着醇之长大的。他很可爱 ,我喜欢他吃绿豆饼的样子,他笑起来的样子,他和对门包大人吵架的样子,他放飞孔明灯的样子。

  是我教会了他人生的道理吗?不,在我看来反而是他教会了我。

  我其实本名刘令仪,是的,就是在好几年前被灭的刘府。

  在这之前,我被老师送到了庞府,当了醇之的老师。期间,我对外面的风起云涌一无所知,当知道的时候,我的父母和老师早已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了。

  我一下子坠入绝望,而且不断下沉。

  我越来越感到,绝望像浑水一般从四周向我涌来,我却无法挣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被埋没。

  就在那年,我原本乌黑的长发一夜之间全部发白,它看起来就像是没有希望的无边雪地一样白。

  “老师,你怎么哭了?”

  “什么?老师的老师……过世了?”

   “那一定很难过吧……老师你哭吧……”

  “……籍儿会一直陪着你……”

  是醇之向我伸出了手,我满脸是泪,紧紧地抱住他,眼泪默默流下来。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好多了,好像自己在缓缓漂浮。我甚至感觉自己的白发在回复原来的颜色——虽然它其实没有。

  我的人生似乎因为醇之的存在恢复了原本的光彩。
  我努力淡忘往事,尽量以一副喜怒无常的姿态面对醇之,以及其他人。我就这样看着他慢慢长大。

  他现在真是越来越好看了。我笑着为他抚开脸上的一撮棕色的头发,看着他那双湛蓝的眼睛,多少年了,他还是这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靠着自己的能力当上了朝廷大臣的一员,我由衷地为他自豪。无论是谁都会对自己一手教大的人产生这样的感情吧?但我渐渐发现,我对他的爱和别人不一样,它不同于庞父的,也不同于师生之情。当我真正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开始不自觉地做出一些事,说出一些话。

  这是正常的吗?我问自己。

————————

  “老师!” 他耳边传来一声清亮的喊声,江子云正在从乱糟糟的书柜翻找着一本书,他也没转头,只是说:“醇之,过来帮我找找东西。”

  “需要我找什么?”

  “一本书,封面是蓝色,书边有金色的花纹。我找了好久也没找到,还是要麻烦醇之你了。”

  “老师哪里的话。” 庞籍说着,手不停翻动书柜。

  蓝色的有金色花纹的书……啊,找到了。

  他微微踮起脚,轻松地取下那本书。“老师你看,是这本吗?” 他递过去。

   “是。真是谢谢了,醇之。”江子云看看,然后抬起头对庞籍笑笑。

  那笑宛如夏季的莲花,让庞籍差点看迷了眼。

  “老……老师,” 他忽然结结巴巴地开口“你喜欢醇之吗?”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 江子云依旧盯着书。

  “我,我喜欢老师!” 庞籍看着他,脸上渐渐起了红晕。

  真是太丢脸了!自己怎么突然脑抽说出来了,啊啊啊老师会怎么回答我?

  江子云却是笑出了声,他一边抬起头, 一边放下了手中的那本书,向庞籍缓缓走近,然后,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江子云就这样亲了他一口。

  “我也是。”

【六一快乐】【包策】【段】别地

“这两个人是2岁小孩吗?”

  公孙策站在开封府大门外,无奈地看着包拯和对门的庞少爷进行着每天必吵。

   场面不忍直视,感觉就俩小孩在你推我搡,或者形容为,两只小奶狗在争食。

  已是夜晚,街上游人众多,公孙策快要看不见他们了。他微眯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些,不料一眨眼,刚才还在吵架的人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不见踪影。

  当他慌忙寻找时,突然有一双温暖的手覆上他的眼睛。

  “先生,” 包拯在他耳边说:“带你去个地方,别走丢了。”

  公孙策感受到包拯护着他,慢慢挤开人群,不知要去哪里。街市的嘈杂声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远,似乎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看。” 包拯忽然,松开手,让公孙策看看他的前面。包拯看着他,笑着说:“先生觉得好看吗?”
  面前是被亮眼灯光照亮的天空,它被渲染成一半深黄,一半漆黑夹杂着深蓝 。向下看,是热闹繁华的街市,密密麻麻的人此时此刻在他眼里,就像无数只小蚂蚁。

  “喜欢吗。”

  “喜欢。”

【包拯个人向】5月28日

°包拯,字希仁,北宋官员,以清廉公正闻名于世。
——————————

“今天的天气,看起来很好啊。”清早起床的包拯抬头望望蔚蓝的天空,小声地自言自语。 他从不看日历,他每天都当成最后一天过。日历这种东西,就只有他查案时关注了。所以他浑然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也没人提起。

“先生。” 眼角出现一个天蓝色的人影,包拯转过头,笑嘻嘻地向公孙策打了个招呼。公孙策看见他有些意外,微微点头回应,缓缓走到他身边,语气里有些讶异:“大人今日竟起了?是有心事?”包拯向来不会这么早,毕竟府里安静无人,也就几个早起的衙役和公孙策经常在这时出现。至于展昭,一大早定不会在府中出现,多半悄悄从厨房拿了点吃的,就上街去了。

“没。今早莫名其妙就醒了,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起床一样。”包拯没在意他的语气,笑着回答。他今天心情很好,或许是天气的原因,他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很自然,整个人有一种温温和和,舒畅的感觉。他隐隐约约觉得脑子有什么,闭上眼寻找,却什么奇怪的也没有。

   太阳不知不觉冲破云层,慢慢出来了,金色的阳光照下来,包拯深紫的眼睛也微微闪着微弱的光芒。公孙策听见衙役们陆陆续续起床发出的“嘎吱”声,微微一笑:“这开封府又要热闹起来了。”

    
  包拯忽然觉得时间过得缓慢,比平时慢了许多,周围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慢慢的,柔和的,静静的。是时间慢了,还是心慢了?

  他额上的月牙忽然在闪光,微弱,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他脑子里闪过两个人,听见他们所说的同一句话。

   包拯忽的笑了,从内到外都无比放松,他猜到是谁在说话,却只是眯了眯眼,道:“这太阳,竟有些刺眼。先生走吧,张大妈应该已经做好早饭了。”便带着公孙策离开了。

   公孙策察觉到一瞬间微妙的气息,跟着包拯走时,他忽然看了看院里的池塘,淡淡说:“该到开莲花的季节了。”

  记得去年夏天,池塘洁白无暇的莲花亭亭玉立地开在碧绿荷叶间,像极了那个他。

【鼠猫】对面的电脑结果是真人操作吗???

°设定:
角色:江湖侠士,和尚,射术师,刺客,精灵,江湖郎中【可更换】

武器和衣服自编请勿当真xd

°ooc预警

°给兽兽的生贺

————————————

  “嗯???”


  这是白玉堂在死了3次之后的一个带有极度疑惑和怒气的声音。


  他已经死了3次,还每次都是同一个人打死的。


  放大视角一看,对面那人还挺好看的:黑色长发入瀑布般垂到腰下,烟蓝的瞳孔神采奕奕,似有满天繁星,皮肤白白嫩嫩,身着一身蓝衫,腰间有一把古剑,白玉堂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依旧看不出到底是何方宝剑。


  “这样下去队友一定会骂死我的,打电脑都打不过岂不是毁了我一世英名?”白玉堂自言自语道,满脑子都是骚操作【bushi】,暗暗抓紧了鼠标。


  白玉堂的角色是一个江湖侠士,他喜欢白色,角色全身上下都是月光白,瞳孔金色,显得比对面那人的眼睛更具神采,细看眉间,有那么一股桀骜不羁的气息。


  他其实就是安照自己的样子捏的脸,已经尽量捏地很像了,当今社会科技发达,让他捏脸没有什么难度。


  “啊啊啊!终于打死了!哼敢惹小爷我?”在他坚持不懈地进行了前所未有的骚操作之后,对面那人终于趴在他面前,整个人一动不动。还在白玉堂沾沾自喜地时候。


  那个“电脑”在频道里说话了:


  “……我有这么难打么。”


  ???白玉堂的内心是崩溃的。


  你你你不是电脑自动操作吗??咋有人说话了而且我难道操作不好吗!!!


  所以他飞快地回了四个字个字:“你真人?”


  然后他觉得不够,又补了一句:“我操作不好吗!”


  结果对面的没回复他。


  【白玉堂生气了.jpg】


  他小宇宙爆发,和那个人打得不相上下,谁也没死,有人观战的话绝对会被他俩的技术吓到,那叫一个行云流水。结果一直打到游戏结束,他俩也没能分出个胜负,反倒是白玉堂那方的游戏最终赢了。


  他趁着还在总计装备,用鼠标双击了刚刚那个“电脑”。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人名字还挺好听的,白色的字体写着“展昭”,装备大都金装顶级,还是自己制作,大佬看着或许还没什么,刚刚进圈的小萌新可能就啥都看不懂或者震惊了。他想到腰间的那把剑,点进去查看一下,却着实吓了一跳。


  是巨阙。


  他清清楚楚记得这把上古神器是要打【远古】副本的困难程度才有机会掉出来的,而且掉落率只有不到百分之十,全游戏仅此一把。白玉堂自己其实也有一把神器,是把刀,叫“画影”,也是副本掉落,当时只是觉得这名字挺好听就去副本凑凑热闹,结果掉了这么把刀,白玉堂看这刀还挺顺眼就带着了。


  啧啧,不简单。白玉堂顿时原谅了自己死了3次的失误,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用鼠标点开了他的属性。


  白玉堂有点小开心,因为他看见展昭的根骨比他低,但是很快他看见他的体重——


  57千克。


  这也太轻了吧?白玉堂回想起自己的体重,才62千克,重了5千克。怪不得这人轻功这么好,飞得老高,打都打不到,像燕子一样轻。


  真是有趣。他嘴一歪,左手托着下巴,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上的名字,心里想:展昭是吗,我记住你了。


  “嗯,有信息吗?大哥他们这么晚了应该不会玩游戏吧?”眼角有一个红色的东西,他白玉堂囔着,点开那个跳动的小红点,一打开,却发现是刚刚的展昭。


  『打一局匹配吗?』


  “哼,刚才不是还说我技术差,现在找我打副本了?”他说了一句,手上却是不停。


  『怎么,刚才不是还讽刺我吗?』


  『……』


  对面发过来一连串的省略号,之后便老半天不说话了,白玉堂也不着急,他有的是耐心。


  果不其然,又发来一条:


  『你到底打不打?』


  『行,你加我好友。』


  『好。』





  『能组队开语音吗,我不喜欢打字。』


  『开吧,我无所谓。』


  “喂,能听见吗?”不一会儿,耳机里传来一个温和低沉的男声。


  “能。”


  “你手里拿着的是画影吧。”


  “是。你不也有巨阙?”


  “……”“展昭”好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你后面有人。”他指的是游戏角色。


  白玉堂立刻熟练地滑动鼠标,调整视角,果然,一个刺客举起手中的短剑就要刺向他。他直接侧面一歪,让刺客落了个空,然后他向刺客身后一站,用长刀用力一挥,刺客光荣牺牲。


  动作看似简单,实际上手需要很快地打键盘,他却只有不到3秒的时间让刺客人头落地,连多余的打斗都没有。


  “敢偷袭小爷我?还太嫩了。”他盯着地上慢慢消失殆尽的刺客尸体,不屑地笑到。


  “糟。”展昭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急促和一丝慌张,白玉堂急忙向他那边看过去,瞧见一个身穿灰白长衣的射术师在向展昭疯狂射箭,从精确度来看,那人手速不一般。


  展昭一边用剑努力抵挡,一边使用轻功。他仿佛脚下生风,身姿敏捷,却依旧打不中射术士毫发。


  “展昭,坚持住!”白玉堂说着就操作角色向那边跑。


  “你先别过来!”


  然而白玉堂已经一刀劈了上去,却没想到对面的和尚过来抵了一刀,他心知己方的郎中惨死,暗道不妙,便立马跳开。


  余光却嫖到一旁的射术师在向自己劈来,他心中为自己默哀,砍死这个,和尚也要打死我,那条路都是一死,能杀一个是一个!


  白玉堂向射术师砍去,箭术师直接被劈死,灰都没有。


  死定了。
  他甚至眯了眯眼睛,意料之中的死亡却并没有到了。切换视角一看,和尚被一把剑刺中,就是展昭的巨阙。


  白玉堂看着展昭带血的脸,黑色的发丝在眼里挥舞,他竟然觉得,我好像对游戏角色有好感了。


  两人倒地,白玉堂和展昭有惊无险。


  接下来就很顺利地胜利了。


  “喂,我突然觉得,咱俩要不要面基?”


  “面基是什么?我除了有时候打游戏不怎么上网,一直不懂。”


  “这你都不知道?就是互相在现实见个面。行不?”


  “……应该行吧。”


  “那就OK,地址发过来,我找你去!”



  “咚咚——”门响了。


  是谁?展昭这么想着,打开了门。


  “嘿,能认出我吗?”一个背着大大的黑色背包,身穿白色外衣,一头白色短发的男子笑着向他挥挥手,让他情不自禁地让一个名字脱口而出:“白玉堂?”


  “正是。”

【包策】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很爱你

°ooc慎入

°漫画设定

°失忆梗

°短小
——————————————
  “……”公孙策一动不动盯着坐在面前的包拯,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记得我吗。”


  “嗯?我认识你吗?”正在吃甜饼的包拯一下子转过头,睁大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他明知道会是这样的回答,心里却忍不住地发抖,很痛,包拯是确确实实记不住任何人了,就连他也忘得一干二净。


  “嗯,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你是这开封府的人,你有许多部下,对面还有一位叫庞籍的庞少爷和江子云,你还有一个主薄,就是我。”


  “唉,你怎么知道的如此详细?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包拯听他说完,反而开始警惕。失忆的他不像以前这样大大方方,没心没肺,反而是敏感,天真,警惕性极强。当公孙策了解了这些,心里不禁想:“这还是他吗?这是他的本性吗?”


  公孙策突然慌了,他不自觉地把手搭在包拯手臂上,用有丝颤抖有慌张的声音解释道:“不是的,我……”


  “别碰我!”


  公孙策还没说完话就被包拯的尖叫打断了,包拯直接把剩下的饼塞进嘴里胡乱吞下,一下子跳起来离他几米远,满眼写着惊恐。


  “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到底是谁,是谁?!”眼泪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流下来,一滴一滴地打在脚下的土里,他的身体在发抖,失忆的他不能接受外人的接近,他就像一只被人虐待过的小猫,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我明明不是这样的。他脑子突然冒出这个念头,把自己吓了一跳。我以前是什么样子,不是这样吗?


  他愣了一下,随即飞快地跑了出去。


  “大人!”公孙策也匆匆跟上,出了衙门,却没有见到包拯半点影子。


  “公孙先生!”


  他转过身,看见王朝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何事?”他问道。


  “刺……刺杀大人的人……找,找到了!”王朝断断续续地说:“他或许……会有解药。”


  “大人跑出去了,追。”公孙策眸子一暗,低声吩咐。


  “是!”



   “大人。”


  公孙策望向站在悬崖边的包拯,只见包拯眼神空洞,漫无目的地看向悬崖下的大片绿树。


  “我只是在想,”包拯转过头看着满头大汗的公孙策,“我是谁,你是谁?”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眼角依旧红红的,远处吹来的风吹乱了他一头的黑色长发,金黄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真的像天上下凡的文曲星。


  “你是包拯,我是公孙策。”


  “真的吗?可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包拯微微紫色的眼睛一亮,又瞬间暗了下去。“我是不是带了很多麻烦,我是不是从这跳下去一切就结束了?”


  公孙策向前走了一步,他的脚在发抖,他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不……你减少了很多麻烦,很多。”他说完这句话甚至有点哽咽,眼泪在眼眶里慢慢聚集,弄得他看包拯迷迷糊糊,有一种他就要消失的错觉。


  包拯突然向前走了一步。


  “!!!!”公孙策直接冲了过去,他一下子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现在只想紧紧抱住他。


  “我说了别碰我!!!”包拯却顺势挣脱他的手,将公孙策推向了悬崖。


  “公孙——”


  一双手死死拉住了他,公孙策猛地一抖,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紧皱眉头的包拯。


  “……”公孙策张开口又闭上,还是用沙哑的声音问他:“为什么要救我?”


  “我,我不知道……我好像特别特别爱你……”


  “你真的是……傻。”


  “再傻,也没有你傻了。”他的眼睛忽然剧烈闪动,好似有无数的星星在跳,嘴角一弯:“为了我不值得,但是我为了你,哪怕死也值得。”


 
  哪有什么解药,你才是最后解救我的人。

【内有黑化包包(其实是白切黑)】
ooc预警
清明写的段落,祝食用愉快/

【包策】《鱼》长篇预警

包策的鱼终于写完了!从1.28到昨天早上,包策已经写了6000多字,这是我写过最多的一片文章,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链接在上面↑

顺便在微博点个赞啦(´・ω・`)

【二四】梦?

°很短小

°cp二四

° @破念‖破碎执念 破念念的点文

————————————

“二哥,我要成亲了。”他看着蒋平兴冲冲地来到他面前,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嗯,”韩彰眼里满是笑意,“祝贺四弟了。”


  眼前的人高兴地跑走了,他能看见蒋平的幸福得好像就快要溢出来。


  好消息么。


  韩彰右手捂住眼睛,嘴角硬生生扯出一丝笑容。


  可对我来说,那不能再坏了。


  不管是眼里还是脸上,那些笑没有一个不是苦的。


  他曾见过那位姓秦的女子几面,确实美若天仙,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像瀑布一般止在腰处,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从里面似乎能看见满天星辰,眉间一颗朱砂 ,还非常喜欢喝碧螺春。


  韩彰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无论从哪方面都几乎比不上她,最关键的一点,他是男的。


  谁会想要陷空岛的五鼠中传出有断袖之癖?


  造化弄人啊。


  一眨眼,蒋平和秦小姐就要成亲了。


  很多人都赶去祝贺他们,其中不缺五鼠中其他四人和开封府那几位。


  韩彰就坐在台下,异常清晰地请见他对秦小姐说出“我爱你”,他没有任何反应,连眼睛也不眨,他心里想,这本来应该是由我对你说的。


   众人一个接一个地去为两人祝福,“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话蒋平听得耳膜都痛了。他看见韩彰向他缓缓走来,手里拿着一杯小酒,他举起来,向他说:


  “忘了我。”


  一口饮尽,还没等蒋平喝下,他就转身而去,人海中看不见他的影子。


  韩彰听见身后的人起着哄,让他们去入洞房,他走得更快了。


  夜已深,除了蒋平其他人都回到陷空岛。本来应该都已经沉沉睡去,但是韩彰拿着一瓶酒,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望着还残缺着的月亮,一杯一杯地喝着酒,他不觉得醉,但是他希望自己能醉。他希望第二天醒来,一切都是梦。


  但是不可能了。


  我想醒来,但我的确醒着。

【包策】包拯的日记

10.3   晴

  今天又有案子了,是谋杀案,看来又要忙活几天了……


10.6   雨

  展昭受伤了,我们得知消息的时候白玉堂抢先一步把他抱回来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要是我当时在他身边就好了……


10.12   阴

  破案了,是一个穷苦的木匠干的。果然又是贪财吗,哎……人心险恶啊,还好公孙先生以前告诉我要多留个心眼。终于可以轻松几天了,展护卫伤也好得差不多了,白玉堂一天到晚守着他不让他吃鱼。


10.15   晴

  今天太阳很好,展护卫和白玉堂去陷空岛了,因为展昭想吃鱼,白玉堂就说陷空岛那里有很多鱼。啊啊啊!这白老鼠带着我家展昭好担心啊qwq


10.24   阴

  翻到先生以前的一颗算珠,是棕色的,干净的发亮,要是能给他看看就好了。


11.1   晴

  今天是名伶发售日!一如既往地买了三本,嘿嘿拿一本去保存起来留给公孙先生。静儿还是那么好看


11.2   雨

  张大妈做了一桌子菜,有展护卫爱吃的鱼,他们都回来了,坐在桌子前沉默了好久。然后白玉堂说,公孙先生已经走了好久了。我笑他眼花,说公孙先生就在我旁边啊。他还是很好看,一点儿都没有变。唉,为什么,消失了?


  我捂着头笑着哭,是啊,公孙先生,一年前就已经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