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还辣鸡的小写手(。)

【银土】九尾狐

°ooc预警

°古代背景


——————————————
  传说,每一只九尾狐在修炼到一定程度,都会长出第九条尾巴。



  这是大人们给小孩讲的故事,他们告诉小孩们,在机缘巧合的时候,会看见九尾狐,他们每一条尾巴都能许一个愿望,无论什么愿望,九尾狐都会帮你实现。




  不过,代价是,九尾狐会消失一条尾巴,舍弃近千年的修为。




  当黑发少年再次想起这个老掉牙的故事,早就不相信所谓的九尾狐了,不然在他的双亲即将被杀死之前,看见的那只有九条尾巴的棕色狐狸,在他撕心裂肺地向他喊着,为什么没有帮他实现那小小的愿望?




  现在的他只想踏踏实实的读书,然后如愿进京考上进士。




  少年有着一头黑色长发,如瀑布一般一直到了腰处,额前挡着v字形刘海,一双好看的烟蓝色眼睛闪闪发亮。




  前一天,少年想要先进京安顿下来,却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哪里挂来的风?”




  这阵风在这个季节大得惊人,卷起树上粉红的桃花,卷起地上数不尽的花瓣,飞到空中。少年刮得睁不开眼睛,用纤弱的手抵挡住飞起的桃花花瓣,黑色的发丝随风而起,他努力眯起一只眼睛,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出现在聚集的花瓣里,少年定睛一看。




  不,这不是人。




  是妖。




  一只桃花妖浮现在空中,风也静了下来,原本卷起的桃花也慢慢飘落到地上。她的小脚轻轻一点,就落到少年不远处的落满桃花的地上。




  跑。




  这个字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大脑。




  从她沾满鲜血的手和还残留着血迹的嘴角来看,不是什么善茬。




  那桃花妖释放出法力,手上冒出一团粉红色的光,脚下生风,直向少年奔去。




  糟糕,已经来不及了。




  意料之中的痛苦没有到来,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却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猩红的眼睛,雪白的衣裳,还有……




  九条摇摇晃晃的大尾巴?




  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那只妖右手拿着一把蓝色的木扇放在胸前,红唇轻启,低沉的嗓音回荡在林中:




  “滚开。”




  那只桃花妖兴许是被吓到了吧,匆忙逃走了,毕竟这家伙身上强大的妖气,是他都能感受到的。




  忽然想到自己小时候听一个老人说,从长大后的某一天开始,自己或许会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难不成是真的?




  “没事吧?”耳边传来关心的声音。




  “没事……你难道是九尾狐吗?”



  少年抬起头,看他红的发亮的眼睛。




“唉~还是被认出来了吗?”狐狸有些伤脑筋地揉了揉自己银色的天然卷,身后的尾巴不自觉地卷起来。




  这么明显的尾巴看不见就怪了啊!




  这小子怎么看见我的,一般人应该看不见妖怪才对啊?



  九尾狐好奇地打量着少年,弄得他浑身不舒服。




  “那好吧,”九尾狐轻咳一声,手指比作“1”的样子,认真地说:“为了不暴露我,你可以说一个愿望。”




  少年没想到会这样,眯起眼睛,半信半疑地问:“真的?”




  如果这次我再向你说出愿望,你会实现吗?




  “真的。”




  “……”他沉思一会儿,手指轻轻地在衣袖上摩擦,刘海遮住他的眼眸,低声说:“我不知道。”




  九尾狐微微挑眉,问他:“真的不知道?考上进士或者一夜暴富什么的都可以实现的哦。”




  少年抿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为难。




  九尾狐看他这样子,无奈地挥挥手,说:“好吧好吧,我先告诉你我的名字,想好愿望就叫我的名字。”




  结果这只狐狸就一直跟在他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




“土方十四郎。”




  “几岁了?”




  “十七岁。”




  “有没有男/女朋友?”




  “啧,没有!”




  “家住在哪啊?”




  “你是来查户口的吗?!”




  一路上全是这九尾狐的声音,本就安静的林间反衬这狐狸的声音大起来。




  “混蛋你给我闭嘴啊好不好!”




  土方忍无可忍,转头回他一句。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我的心好痛哦嘤嘤嘤。”九尾狐装作受伤的样子靠在一旁的树上,甚至眼角还挤出了几滴眼泪,可怜巴巴地看着少年。



  “……服了你了。”




  我怎么摊上这个玩意儿。




  本以为一切都是那么顺利,终究发生了意外。




  捉妖人发现了九尾狐,他们想要他的尾巴实现愿望,九尾狐护着身后的害怕的土方与他们斗争,却还是寡不敌众,长剑穿过他的身体,鲜血染红了他雪白的衣裳,看起来是那么刺眼。




  而作为人类的他什么都干不了,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血,“滴嗒滴嗒”地渗入泥土。他抱着九尾狐,面对一群贪婪凶狠的捉妖人,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




  一瞬间,土方又想到了,那个看似宁静而温暖的夜晚,那些破门而入的黑衣人,发亮的刀剑,被穿透的胸膛,和那声撕心裂肺的愿望:“求求你,救救我的爹娘!”




  迎来的却是冷漠的离开。




  他的背后冒出了黑色的羽毛,愈来愈大,身边漫起银色的光芒,他被包裹在其中,刺眼的光芒使捉妖人纷纷退后,不敢上前。




  很温暖,很安心。




  土方是这样想的。




  等到光芒消失,他已变了模样。长发变成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背后长出一对庞大的黑色翅膀,身穿着黑色的衣裳,头上侧带着一顶黑白相间的面具。他缓缓睁开眼睛,烟蓝色的眼瞳闪过一丝寒光,声音使人不寒而栗:




  “都给我去死!”




  紧接着就是一阵强烈的威压,压得捉妖人们喘不过气。




  随后,林子里传来无数惨烈的叫声。
 




  ……




  后来,尸横遍野,他抱着九尾狐的身体,冰凉的手抚上他的脸颊,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坂田银时,我知道我的愿望了,我要你陪着我,”




  “活下来。”










  “孩子,从长大后的某一天开始,你或许会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因为你本就是妖。

【银土】关于长发
  坂田银时明白,他们想要的,是所有人都在的未来。

【银土】真选组是不是没钱了竟然让副长跳舞(上)

注意:
不可避免的ooc
炒鸡短小
面前银时才出场

“十四,听我说……”

  “为什么我要去啊!近藤老大,为什么真选组要做这种事情啊!”

  “土方先生,为了真选组,只能牺牲你了。所以不要反抗了~”

  “喂喂,总悟!近藤老大!……”

  让我们回到五分钟前——

  “十四啊,”近藤和总悟坐在土方的房间里,近藤本悠闲地喝着茶,突然就开口喊他:“因为真选组的反响实在不太好,所以……所以上头想要我们去街上办一些小活动。”

  “嗯?什么活动?”土方放下茶杯,杯里还剩不到一半的茶因为震动泛起涟漪,茶叶缓缓旋转。

  近藤心虚地挠挠自己的后颈,暗栗色的眼睛不自在地往别处看:“啊那个……跳舞啦跳舞……”

  “哈?!这跟真选组的反响有什么关系啊!”土方怒了,那表情完全就是“你在逗我”的样子。他搞不明白老爹为什么要这样,虽然也没做过什么正常的事。

  本来还带着红色眼罩爬在木桌上睡觉的总悟,听见组织活动也来了兴趣,摘掉眼罩,一双红色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鬼点子。
  “近藤老大,带我一个呗。”

  总悟想了想,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睁大眼睛看着近藤。近藤勋顿时觉得有无数看不见的星星往他身上砸,还有一些小的调皮地在他耳朵旁边不停地念叨:“答应啊答应啊——”

  果然这种可爱的孩子最没有抵抗力了。

  “啊……但是十四……”

  “没关系没关系,由我来好了~”总悟笑着站起身,脸上笑得像纯洁善良的天使,周围却散发着肉眼可见的S气息,还是抖的那种。

  接着就有了刚开始的场景(。)

  “总悟!不要拉我出去!你这是给我穿的什么鬼衣服啊!!”

  “土方先生,我觉得挺合适的啊~”

  组里的人在外面坐着,听见里面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他们也是听说了近藤要让土方副长去跳舞的信息,一个个都特别激动,表示想看看副长的样子,哪怕一眼也此生无憾了,主要是这么霸气又充满了禁欲气息的副长难得有这种“释放自我”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的吧。

  “喂喂!”总悟微笑着把土方连拖带拽地从房间里拖出来。真选组的人正痴痴地想着,听见这声音,都顺着声音望去,眼睛却被定住了。

  “喔——”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副长。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服装,土方把头垂着,V字刘海脸上的表情遮住,衣服很长,衣袖也长很多,袖口是像羽毛状的,除了衣袖和衣边是纯白色的,其他地方几乎都是黑色,头上还侧戴着一个黑白的面具。啊啊,总得来说,土方现在就像只展翅欲飞的大鸟,要是把手微微抬起来就更像了。

  总悟和土方的衣服款式是一样的,但是衣服大部分都是暗暗的栗色,面具变成了酒红色的。【脑补一下,看起来像只麻雀?(被打/】

  “副长好美!”

  “闭嘴啊你!是帅,是帅!”

  “这套衣服看起来很适合副长和队长啊。”

  “我觉得我此生无憾了……”

  近藤一脸欣慰,手搭上土方的肩,大笑:“十四,很适合你啊!哈哈哈!”

  下面的人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土方完全不敢把头抬起来。

  啊啊啊太羞耻了!为什么我要去干这种事啊!我身为鬼之副长的尊严没了啊没了啊!!!

  土方绝望地在内心咆哮。

  “呐呐土方混蛋,你到是抬头啊,难道要钻到地里里当个鸵鸟?”

  “鸵鸟你妹啊!”土方果不其然抬起头向总悟怒吼,脸还因为害羞有些粉红,还好真选组的人没发现。

  “喔喔出发了出发了——”

  “喂你们别推我啊混蛋!”

  一路上拉拉扯扯,还没找好地方,土方却一不留神撞到了人。他反应过来,赶紧说了声“不好意思”。

  “唉,是多串君吗?”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他疑惑地抬头,看见那个最不想碰见的人:“谁是多串啊,怎么是你?”语气里压抑着满满的不爽。

  “穿这身奇奇怪怪的衣服要去哪里?”银时转来转去,好奇地打量他。

  “跳舞啊……他们非让我和总悟去……”

  “真选组是没钱了让你和总一郎君上街卖艺吗?顺便加我一个。”

  “哈?”

  毕竟,他也想再有一次,上次和他跳舞的感觉。

【银桑生贺】论生日礼物

不可避免的小小ooc

第一次写银土可能不是很全面

给阿银的生日祝福

银桑,生日快乐!

——————————————
“坂田银时,生日快乐。”

“银桑生日快乐啊!”

“老板生日快乐!”

  在10月10日这天,不同的地方,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向坂田银时发出了生日祝福。

  “银时,生日快乐。”

  土方十四郎拿出被身体捂热的手机,微微冰凉的手快速输入了几个字。这次他难得没有用上“天然卷”“混蛋”之类的词,平静地发出了信息。

  万事屋的一伙人正开开心心地开着生日party,浓浓的幸福感好像快要漫出来,坂田银时脸上沾了奶油,笑得像个孩子。

  此时此刻真选组却在刮着冷风的万事屋范围外监视着大人的一举一动。他们自然是想要去万事屋,给银时过一个快乐的生日的,可以却不得不在外面工作。

  为了江户的安全。

  土方从口袋里取出一根烟,衔在稍稍发白的嘴唇上,掏出打火机点燃,接着猛地吐出了一口白色的烟雾,弥漫在身体周围。

  他们现在都迫切地想去到温暖的万事屋,离开这个寒冷的地方。

  敌人开始行动,走出了屋子。

  “近藤老大,他们出来了。”

  终于,要结束了。







  对方人很多,但真选组也不是吹的。土方一脚踢过去,一个人应声倒地。从头到尾他连刀柄都没有碰过,直到遇到了对面的头头。

  他脱下外套,因为不希望银时看见他的伤,右手握住刀柄,随时都会抽出来。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容小视,自己必须要小心谨慎。

  他还要去万事屋。








  土方十四郎大干了一场,真选组大获全胜,除了身上有深深浅浅的伤痕其他都并无大碍,都只是消消毒,稍微包扎了一下。

  土方重新穿上外套,完全掩盖了伤。该走的都走了,剩下土方,总悟,近藤和山崎这几个出发去真选组。

  黑色的背影在大街上清晰可见,他们都挺直了身子,从不垮下。

  就像江户的笔直的桥梁一样。








  “万事屋——”

  “来了来了!”

  银时笑着,小跑着去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抽着烟的土方十四郎,他不耐烦得说着:“怎么这么慢。例行检查。”

  “唉唉难道不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吗。”银时微笑,侧身让出了路。

  “谁给你这个混蛋过生日啊。”土方扔掉烟,慢悠悠走进屋子。身后的三人早已迫不及待,直接从他旁边冲了进去。

  “唉——”银时斜眼看他:“可我看见你发的信息了哦~写的是‘生日快乐’吧……”

  土方极力掩饰着脸上的红晕,小声嘀咕:“啊啊没错……”

  “所以,礼物呢。”

  “没有。”

  “喂喂谁信你啊快给我!”

  “啧……好……好了。给,巧克力……”

  土方拿出外衣口袋里的草莓巧克力,扔给银时。银时稳稳接住,撕开粉红色的包装,一边吃,一边招呼着:“蛋黄酱快进来吧~站在那不冷啊。”

  “哼。”







  定春咬住了总悟的头,神乐在旁边拍手叫好,新八则慌乱地大叫让定春松开。

  另一边银时和土方在外面坐着,欣赏深蓝天空中的明黄色的圆月。

  其他人心有灵犀,知道他俩要单独相处,自觉地不去那里做比月亮还亮的电灯泡。

  “多串君受伤了吧。”银时若无其事地往嘴里扔了一颗巧克力。

  柔滑的巧克力与甜甜的草莓结合在一起,很好吃。
  “你怎么……”

  “说到底我也是曾经的白夜叉啊,看出这些不奇怪的吧。所以你这么这么不小心啊?”银时转过身,快速扒下他的外套,看见了白色的纱布一圈一圈缠着土方的手脚上。银时微微皱起眉。

  “做过消毒了,小事儿。”

  “你这样子银桑我很心疼呢。”

  “喂说什么呢你!”

  “啊是啦是啦,鬼之副长受了这点伤没什么的~你是这样想的吧?”

  “你个天然卷!……唔!”活还没说完,土方就被狠狠堵住了嘴。

  有草莓巧克力的味道。

  “所以,最后一颗巧克力就给你吧。甜不甜?”银时笑着问他,像只偷了腥的狐狸。

  “耍什么流氓……”土方别过头,结结巴巴道。

  “耍流氓也只对你一个人~”银时笑得痞气,双手拖起土方的头。

  “现在再给我真正的‘生日礼物’吧……”







  啊啊,今晚的月亮真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土方副长也来凑热闹,还有人趁机占便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