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还辣鸡的小写手(。)

【脑洞超大】震惊,开封府全员变成了猫!

%:脑洞超大,cp不限。

%:前方高能请做好准备!

——————————————

  “妈呀公孙!”一大早,包拯坐在床榻上,拿被子捂住自己的头,大叫:“公公公公孙,你快来看看呐!”

  “大人,您不用害怕,因为我也是……”公孙策摘帽子,露出一对黑色的猫耳,看起来毛茸茸的,反正特别特别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去揉一揉。

  包拯听了,慢慢把被子放下来,也露出一对猫耳,只不过是深紫色,和发色比较接近。现在随着害怕的包拯一抖一抖的。

  公孙策不禁去摸了摸,弄得包拯一个激灵就快瘫床上了,声音简直想让人犯罪:“公孙你别弄,好痒……”

  “咳咳,”公孙策抽回手,努力掩盖脸上的红晕:“大人先穿衣物吧。”

  包拯委屈巴巴,听声音像要哭出来了:“公孙先生,你说怎么办啊……”

  公孙策重新戴上帽子,叹了口气,安慰他:“先别着急,我去看看他们会不会也成这样了。”

  “公孙先生。”

公孙看见展昭头上那对黑白的猫耳,无奈至极。

  展昭伸手摸摸自己的耳朵,嗯,手感不错,又多摸了几下。

  公孙看看他的猫耳,又看看他:“走吧,去看看白玉堂和王朝马汉他们变了没有。”

  需要把这件事情彻底查清楚,这耳朵究竟怎么回事?




  “公孙先生,你看我们这……”王朝眼泪汪汪地跑到公孙策面前,指指自己头上棕黄色的猫耳,又指指身后的马汉。

  马汉头上的猫耳是深棕色的,此时他正怀疑人生地看着天。

  一夜之间开封府的人都变成猫了???还好没有猫尾巴……不对,我在想些什么呢。

  “说起来,白玉堂呢?”公孙策想起还没看见白玉堂,问展昭。

  “白玉堂他去我那边的屋顶了。”




  “啊啊啊臭猫你别来管我!白五爷我一世英名就毁在这儿没脸见人了……”白玉堂正坐在屋顶上捂着头上那对纯白色的猫耳对着展昭吼。

  展昭很无奈:“白玉堂,你先下去让公孙先生看看。”

  “公孙有办法?”

  “……”展昭一下子没话说,眼睛四处飘散,隔了会儿才开口:“看看不就知道了。或者,我拿好酒补偿你。”

  “成交!”白玉堂爽快答应了,纵身一跳跃了下去,展昭便紧随其后。


 

  此时,包大人已经换好了衣服,来到院中找到了公孙策。

  展昭和白玉堂从屋顶上跳下来,公孙策赶紧招呼他们过来商量:“我刚刚去查了一下,发现这只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病。”

  “那怎么才能治好?”包拯迫不及待地问他。

  我才不要这东西在自己脑袋上呢!别人一碰就敏感得不行,还毛茸茸的。虽说手感还不错,但是我不能这样出去吧!

  公孙策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本书,翻翻找找,一群人都凑了过去。公孙策把那段文字念了出来:“猫耳症,得此病的人会有长出猫耳的症状。猫耳长成的颜色和头发颜色相近,而且极其敏感。”

  “治疗猫耳症,需要……”包拯有些震惊:“爱人的吻?!”

  “而且就算吻了,猫耳不会立刻消失,会在第二天早上才变回来。”白玉堂接话。

  “……”公孙策沉默了,难道真要他去亲?!

 
  “那啥,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至于要不要亲这件事,……自己去做吧。”包拯有些不知所措,草草说了几句就快步回房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回去了。

 

 
  “咚咚。”“谁啊?”包拯坐在桌子前托腮,为猫耳的事情发愁。

  “是我。”公孙策打开门,走到包拯旁边坐下。

  “公孙,你说猫耳这东西应该怎么办啊?”包拯伤脑筋地倾诉着。公孙策却突然一把把包拯的头按过来,吻上的他的唇。

 
  原来他的嘴这么软啊……味道不错呢……

 
  “唔!”包拯一惊,猝不及防的一个吻让他立刻红了脸,公孙策也迅速红了耳朵,结束掉这个吻,嘴角还有银丝。两人都涨红了脸。

  “咳,”公孙清清嗓子,来掩饰自己的脸红:“先生看大人很犹豫,就帮大人了……”

  “原来公孙先生早就计划好了呀~”包拯调侃他,脸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丝毫不害羞:“公孙是喜欢我咯~”

 
  “没,没有的事。”///   ///



  “臭猫,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你!”展昭话没说完,嘴就被白玉堂堵住了。

  这小猫味道不错啊~嘿嘿,占了他一个大便宜~

  “白玉堂,你怎么能做出这等事!”展昭一下子就红了脸,白玉堂却没一点变化。

  他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哎呀,反正都要吻不如现在就吻。而且你也不想被人笑话吧?”其实是人气更高……

 
  “但是……”“两顿全鱼宴!”“成交!”

  第二天,大家都发现自己的猫耳没了,心照不宣地知道,大家原来都有喜欢的人啊……

  包拯和白玉堂觉得有些遗憾,以后这种能正大光明地吻爱人的机会就很少了呢~

【完】

评论(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