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小写手

【锦卢】挥之不去

小可爱@ @伟大的预言家空城城♪  的点文

不可避免的ooc

超短小啊qwq

第一次写锦卢做好心理准备

——————————————

  白发飞舞,鲜血流淌在他白皙的脸上,白衣染上血红,红得刺眼。

  金色的眸子充满无力和无奈。

  手慢慢抬起来,无力地碰了一下自己的脸,他笑了,使出最后一口气,说:

  “大哥,别哭。”

  短短的四个字耗尽了他的生命。

  手越来越冰,冰得刺骨。







  卢方从梦境中惊醒过来,大喘着气,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又是这个梦。

  他最近已经不止一次做过类似的梦了,不管他怎么挽救他,他到最后都死在他的怀里。

  白锦堂死在卢方的怀里。

  他知道白锦堂不可能活过来,就算在梦里救回来了,现实却无法改变。

  卢方擦去额头上细细的汗珠,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看外面已经露白的天空,缓缓起身想换上自己的青衣面具,却没有找到,取代的是一套白衣。

  无奈,他只好先将就着穿,竟然刚好合适,想着过一会儿再去找他的青衣。还好面具还在,他伸出手,把面具遮在半边脸上,掩盖住丑陋的伤疤。

  出门,呼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他看见白玉堂过来了。

  “大哥,你今天不对劲啊?怎么穿上白衣服了?唉,很像我哥的那套。”

  白玉堂仔细打量着他的一身白衣。

  “我的衣服找不到了,”他苦笑,指指身上的衣服“也无妨,先穿着吧。”

  卢方走进大厅,坐在木椅上品茶。满脑子都是那个画面,曾经的画面。他现在需要干些事来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却怎么也忘不掉。

  “哎,去看看锦堂吧。”无妨叹口气,轻轻放下杯子,起身去后山。








  卢方站在墓碑前,手里提着一壶酒。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白锦堂的影子。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盘腿坐下来,撕开封口,对着墓碑碰了碰,缓缓开口:“锦堂,大哥来看你了。”

  “今天我的青衣不见了,只好穿上这身白衣服。跟你的很像吧。”

  “我觉得自己好弱,无论是在有钱山庄还在哪里,我都不能保护你。”

  “玉堂他现在也有自己的路,交到展昭这么个知心朋友。”

  “你在那边要好好的啊。”

  卢方笑笑,端着酒就猛灌了一口。

  白锦堂,我好想你。









  一个一身白衣的男人站在通往陷空岛的渔船上,金色的眼睛含着说不清的情绪。

  “大哥……”

  “我回来了。”








  他曾活过啊……

  卢方竟就这么坐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白衣男人来到他的身后,轻轻抱住他。

  “锦堂……?”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