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昭^⭕

一个透明小写手

【二四】梦?

°很短小

°cp二四

° @破念‖破碎执念 破念念的点文

————————————

“二哥,我要成亲了。”他看着蒋平兴冲冲地来到他面前,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嗯,”韩彰眼里满是笑意,“祝贺四弟了。”


  眼前的人高兴地跑走了,他能看见蒋平的幸福得好像就快要溢出来。


  好消息么。


  韩彰右手捂住眼睛,嘴角硬生生扯出一丝笑容。


  可对我来说,那不能再坏了。


  不管是眼里还是脸上,那些笑没有一个不是苦的。


  他曾见过那位姓秦的女子几面,确实美若天仙,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像瀑布一般止在腰处,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从里面似乎能看见满天星辰,眉间一颗朱砂 ,还非常喜欢喝碧螺春。


  韩彰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无论从哪方面都几乎比不上她,最关键的一点,他是男的。


  谁会想要陷空岛的五鼠中传出有断袖之癖?


  造化弄人啊。


  一眨眼,蒋平和秦小姐就要成亲了。


  很多人都赶去祝贺他们,其中不缺五鼠中其他四人和开封府那几位。


  韩彰就坐在台下,异常清晰地请见他对秦小姐说出“我爱你”,他没有任何反应,连眼睛也不眨,他心里想,这本来应该是由我对你说的。


   众人一个接一个地去为两人祝福,“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话蒋平听得耳膜都痛了。他看见韩彰向他缓缓走来,手里拿着一杯小酒,他举起来,向他说:


  “忘了我。”


  一口饮尽,还没等蒋平喝下,他就转身而去,人海中看不见他的影子。


  韩彰听见身后的人起着哄,让他们去入洞房,他走得更快了。


  夜已深,除了蒋平其他人都回到陷空岛。本来应该都已经沉沉睡去,但是韩彰拿着一瓶酒,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望着还残缺着的月亮,一杯一杯地喝着酒,他不觉得醉,但是他希望自己能醉。他希望第二天醒来,一切都是梦。


  但是不可能了。


  我想醒来,但我的确醒着。

评论(3)

热度(10)